按月存檔:八月 2014

拓跋珪覺得和漢人心存隔膜

他們擁有了中原地區的大片土地,也接受了漢人的農耕生活方式徵信。根據各地域的具體情況,拓跋珪制定了非常詳細的租稅賦役制度,把過去的氏族成員轉變成穩定的農業人口。北魏的經濟因此得到了發展,國家財政從中受益匪淺。

    在文化上,拓跋珪也在逐漸向中原靠攏。他曾經問博士李先有什么東西能讓人變得更聰明,李先回答說是書。拓跋珪很高興,很想知道天下總共有多徵信少書,怎樣才能把它們全收集過來。李先回答說天下的書無窮無盡,只要皇帝重視起來,努力收集,就一定有效果。拓跋珪就命令各郡縣廣收書籍,全都送到平城去。

    但在很多貴族和大臣看來,皇帝在改變傳統的路上越走徵信越遠了,他們很擔心下一步就要損害到自己的利益,就總不太愿意配合拓跋珪的決定。拓跋珪也感到自己的權威總在受到挑戰,他很想知道怎樣才能像中原皇帝那樣建立起至高無上的皇權,恰好博士徵信公孫表上書論述韓非的法家精神,建議他用法制治國,這正符合了拓跋珪的心思。他找了一個實驗的機會,把表現粗魯的左將軍李粟以不敬之名處死,讓貴族和官員們都心驚膽戰。又有人舉報說司空庾岳穿著華麗,行為鋪張,舉止氣度都與天子徵信相似,拓跋珪很快就把庾岳抓來殺掉。

    雖然需要用漢人治理國家,但文化和血緣上的不同總讓拓跋珪覺得和漢人心存隔膜。在與漢族官員相處的過徵信程中,由于背景的差異和猜忌心理,他們之間漸漸積累下了許多矛盾。公元399年七月,拓跋珪和一些漢族官員之間的矛盾激化,他殺掉了漢族官員崔逞,廢黜了張袞等一些人。但這種意氣用事給拓跋珪的事業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他曾經聽說很有名望的西徵信晉宗室司馬休之打算投奔北魏,當即大喜過望,但此后卻總也等不到消息,到處打聽,得到的答案卻是司馬休之聽說崔逞被殺,不敢來歸附他了。拓跋珪后悔不迭,從此以后亡羊補牢,對漢族士人格外寬容。 徵信

    皇位繼承權引發的問題

    自從平定后燕之后,北方已經沒有多少勢力能對北魏構成威脅了。公元402年五月,拓跋珪又在柴壁消滅了后秦的幾萬大軍,讓周邊環境更加安定。此時苻堅、慕容垂、姚萇等一批富有經驗的領袖們都已經去世,年輕一代的統治者們或是能力不足,或是未成氣候,擁徵信有廣闊領土的拓跋珪只要選好一個中規中矩的繼承者,讓北魏的統治正常發展下去,就沒有人能撼動他們的霸主地位。

拓跋珪稱帝

他罷免了當初建議他坑殺降卒的將領,盡量優待投降過來的人,徵信又嚴格約束自己的軍隊,行軍過程中不許損害民眾財物,小心翼翼地建立自己的溫和形象。這種不懈的努力終于收到了效果,到了公元397年正月,拓跋珪集中兵力,親自率軍攻打信都,三天后即告成功。隨后他又率軍前往中山,半夜里遇到慕容寶的燕軍劫營,四周火起,不少軍士慌亂奔逃,拓跋珪也被驚醒。他來不及穿衣服徵信,赤著腳就沖出去敲鼓召集將士,把他們組織起來,沖進營地重新進攻,又打了一個大勝仗。后燕軍死亡一萬多人,慕容寶逃回中山,大量兵器物資都被魏軍繳獲。

    現在的后燕已經不是北魏的對手了。偏偏在這時慕容寶又徵信和弟弟慕容麟爭起了皇位,拓跋珪趁著這場內亂攻城掠地,到年底時,黃河以北的原后燕地區幾乎全被納入了北魏版圖。

    拓跋珪稱帝

    公元398年,拓跋珪即皇帝位,定都徵信平城,成了北魏王朝的第一個皇帝。在深入中原地區的過程中,他漸漸發現了漢族統治方式的優點。他開始任用漢族讀書人幫他治理國家,在北魏軍隊中擔任職務的漢人也越來越多。他廣泛招賢納士,只要是前來投奔的人,都會盡量給他們機會徵信,努力做到人盡其才。   在國家制度和各項禮儀方面,拓跋珪也處處模仿中原漢族。他在平城建起宮殿和宗廟,規定了統一的度量衡,制定官職品級和典禮上徵信的儀式音樂,申明了法律和各項禁令,規劃了行政區域和軍事制度,讓國家盡量變得井井有條。

    在多年的戰爭中,原本強大的賀蘭、獨孤等部落逐漸被削弱,拓跋珪采取了許多措施,或者把他們的部眾從原來的土地上遷走,或是命令部落首領與他徵信們統領的氏族成員脫離關系,想方設法讓他們不能再對拓跋氏的統治構成威脅。但賀氏看到賀蘭部落分崩離析卻很傷心,再加上她的另一個兒子秦王拓跋觚被后燕扣留,拓跋珪卻坐視不救,各種原因疊加在一起徵信,曾經一手把兒子扶上王位的賀氏終于在拓跋珪稱帝的前夕憂憤而死了。但離散部眾的行動還只是剛剛開始,拓跋珪還要繼續用國家政體取代原有的血緣部落,鮮卑族就這樣從松散的游牧部落一步一步走向了組織嚴密的北魏王朝。

    如今的鮮卑人已經與當初生活在東北的鮮卑游牧民族完全不同了。

后燕人不論男女老幼全都拼死守城

慕容垂一生多謀常勝,根本無法容忍這樣的失敗,他重新調集了徵信軍隊,在第二年三月親自率兵出征。這次后燕人采取了秘密行軍的方式,先鋒部隊很快就到了平城。拓跋珪正出巡在外,當地守將絲毫沒有防備,倉促應戰之后平城很快陷落。拓跋珪從小在慕容垂的威名下長大,一直對這位前輩心存畏懼,此時聽到他親自出征并獲得勝利的消息,一時間也不知所措。

    打了勝仗的慕徵信容垂親自率軍向平城進發,路上經過參合陂。眼見死難將士們的尸骨堆積如山,昔日的戰場慘不忍睹,士兵們悲憤難耐,一時間哭聲震天。慕容垂早已重病在身,眼前的慘狀讓他悲慚交織,想到昔日的輝煌與后繼無人的悲哀,一時間心痛徵信至極,當眾吐血,病情更加嚴重。隊伍無法再向平城進發,只能撤回中山,當行至上谷時,慕容垂在路上病逝,慕容寶繼位。

    拓跋珪得到慕容垂確已病逝的消息,想到慕容家的那些后徵信生都不是自己的對手,對后燕就再也沒有什么忌憚。他派出四十余萬大軍浩浩蕩蕩擊鼓前進,旌旗綿延兩千多里,沿途民眾無不被他們的軍威震服。魏軍行進得很順利,接連取下上谷、并州、常山等地,后燕在黃河以北的統治區域里只剩下中山徵信、鄴、信都三座孤零零的城市。拓跋珪分兵進攻,各取一座城市,本以為能夠很快取勝,沒想到卻久攻不下,反而損兵折將,一籌莫展。

    現在拓跋徵信珪終于嘗到了當初濫殺俘虜的苦果。后燕人不論男女老幼全都拼死守城,還對前來勸降的北魏人說:

    “參合陂的例子就擺在那里,反正投降是死,不投降也是死,多抵抗一陣還能多活一陣!”

    拓跋珪開始后悔了。他遇到的麻煩還不徵信僅限于后燕的抵抗,數目龐大的軍隊駐在城下,糧草眼看就要耗盡,疫病開始流行,軍營里有人想要謀殺他,后方也有族弟打算自立為王,這些都讓拓跋珪很傷腦筋。但他的意志依然堅定,不打勝仗絕不打算回徵信去。太史令曾經對他說如今正趕上甲子日,當初商紂王就在甲子日滅亡,這正是兵家大忌。但久居中原的拓跋珪立即就發現了這番話里的邏輯問題。他很不以為然地回答說:

    “商紂王在甲子日滅亡,可周武王還在甲子日勝利呢!”

    這一下太史令無話可說了。

    有了必勝的徵信信心,拓跋珪開始進行政策調整。

拓跋珪偽造消息廣為散布

這次他派太子慕容寶擔任主帥,希望一舉消滅魏國勢力,但這個徵信兒子根本沒有軍事才能,只想著盡快打一個大勝仗,能夠風風光光地即位。他自以為人多勢眾,從一開始就驕傲輕敵,而拓跋珪則聽從部下的建議,避開后燕的主力部隊,把人口畜群都遷到黃河以西,讓后燕軍隊不費力氣就拿下了五原郡。這一來慕容寶更加得意,率領大軍一路趕到黃河岸邊,打造船只,準備過河追擊。拓跋珪則徵信在河邊修筑了許多防御工事,一邊讓軍隊嚴密防守,一邊派出三路大軍悄悄包抄到后燕軍隊的側翼和后方,切斷了他們回國都中山的道路。

    到了九月,后燕渡河的船造好了,大軍在慕容寶的率領下準備向對岸進發。但河面徵信上突然起了大風,燕軍的幾十只船被吹到對岸,船上的三百多人當場被魏軍抓獲。這一下事出突然,許多后燕將士心中都有了不祥的預感。

    如今的慕容寶已經很久沒有得到朝中的消息徵信了。來往于軍中和中山的使者都被魏軍抓獲,拓跋珪又偽造消息廣為散布,說七十歲的慕容垂已經病死。慕容寶難辨真假,以為父親真的已經去世,擔心別人奪去自己的皇位,再也沒有心情和魏軍糾纏下去,干脆燒了渡船,撤軍回去。這時已經徵信是冬天,但天氣還不太冷,慕容寶覺得河面上肯定不會結冰,魏軍也不能追來,就沒留心身后的防守。

    但上天似乎真的有意要幫助北魏,幾天之后徵信風云突變,氣溫驟降,河面上結了厚厚的冰層,拓跋珪拋下輜重,指揮兩萬魏軍精銳輕騎迅速渡河,晝夜兼程,直追到山西大同附近的參合陂,后燕軍正在這里扎營休息,拓跋珪悄無聲息地突襲燕軍營地,燕軍猝不及防,營中頓時亂作一團,士兵們爭相逃跑,互徵信相踩踏,忙亂之中幾萬人死傷,幾萬人投降,只有慕容寶帶著幾千人逃走。

    這一戰之后,后燕的精銳部隊喪失殆盡,北魏繳獲的物資不計其數,兩國的軍事和經濟力量對比發生了很大變化。但這徵信時拓跋珪卻犯了一個大錯誤,他聽從部下的偏激意見,將投降的燕軍全部殺死,只留下一些具有政治才能的漢人,卻沒有想到這種濫殺的政策會給自己未來的事業造成多么大的負面影響。

    消滅后燕

    慕容寶逃回中山以后,看到父親慕容垂安然無恙,心中愧悔莫及。他請求慕容垂再次出兵伐魏徵信,以彌補之前失敗帶來的損失。

決戰參合陂

當時拓跋珪身邊只有五六千人,但他臨危不亂,以兵車為營穩扎穩打,步步向前,最后竟然反敗為勝,打得直力鞮只身逃走。拓跋珪徵信越戰越勇,干脆乘勝一路追擊過去,從五原渡過黃河,一直殺進劉衛辰的大本營。居民們驚惶萬狀,四散奔逃,整個部落頓時亂作一團。劉衛辰倉皇逃出城去,被部下殺死,拓跋珪殺掉了劉衛辰的子弟宗黨五千多人,尸體徵信統統拋進河里,把整條河都染成了紅色。部落里只有劉衛辰的第三個兒子逃走,他就是后來建立了夏國的赫連勃勃。從此之后,河套地區就被納入拓跋珪的統治之下。

    決戰參徵信合陂

    在拓跋魏發展和勢力壯大的過程中,后燕的支持和幫助曾經起過至關重要的作用,但隨著時間的發展,兩國之間的關系卻漸漸出現了裂痕。當他們共同征討敵人時,由于后燕一方扮演著幫助者的角色,所以總在心理上占有徵信優勢,在戰后分配戰利品時,他們也總有意無意地搶奪更多的人口和戰利品,擅自做出人事安排,有時還會介入拓跋珪對周圍部落的戰爭,這些都讓拓跋珪對后燕越來越不滿。

    登國六年,慕容垂的兒子慕容麟攻打賀蘭部,還抓走了拓跋珪的舅父賀訥,拓跋珪帶兵來救援,慕容麟這徵信才退走。后來慕容垂歸還了被擄的賀蘭部眾,卻扣留了出使中山的拓跋珪之弟拓跋觚,藉此向拓跋珪索要戰馬。此時的拓跋徵信珪已經想要徹底廢除游牧民族的兄終弟及制,轉而建立起中原王朝那樣父死子襲的制度。想到這個弟弟將來有可能與自己的兒子爭奪王位,拓跋珪拒絕了后燕的要求,從此拓跋觚被扣留在后燕直至被害,燕魏也從此絕交,拓跋珪轉而與慕容垂的敵人、西燕的慕容永交好。

    雖然徵信魏燕之間的矛盾已經激化,但當時雙方的周邊還都不安定,誰也不愿意在這個時候發生戰爭。到了登國十年(公元395年),后燕已經消滅了西燕,北魏也清理好了周邊環境,這兩支北方最大的勢力終于要開始一場生死徵信較量了。

    這年五月,慕容垂調動重兵攻打拓跋珪。他是當時一流的軍事家和政治家,遺憾的是后繼無人,幾個兒子都沒有大本事。

拓跋珪建國

拓跋珪建國

    當拓跋珪來到賀蘭部之后,許多以前的部族首領也陸續趕來投奔他們。這些人都是什翼犍在世時部落聯徵信盟的成員,其中一些還是從劉顯處投奔到這里來的。公元386年正月,鮮卑聯盟重新建立,各部落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附近的牛川召開大會,推立拓跋珪為代王。過了不久,拓跋珪改國號為魏,自稱魏王,建元登國,建徵信都盛樂,這就是歷史上的北魏。這個國號來源于戰國七雄之一的魏國和三國時代的曹魏,拓跋珪選擇這么一個國號,正體現了他的雄心大志,這位年輕的游牧民族領袖已經有入主中原的徵信打算了。

    但劉顯并不會甘心就這樣失敗。什翼犍還有一個名叫窟咄的小兒子,劉顯打算用他動搖拓跋珪的王位。在游牧民族里,由于君主的弟弟一般都比君主的兒子年長,所以在君主死后往往由弟弟繼承王位,這樣能更有效地徵信保證部落穩定。有這個叔叔在,拓跋珪即位的合法性就受到了質疑。經過一番策劃之后,窟咄帶領獨孤部武裝侵入拓跋珪的領地,在新成立的聯盟內部引起了很大波動。一些不夠忠誠的部落開始動搖并倒向窟咄一方,還有人打算捉拿拓跋珪去送給窟咄以表示忠誠。在賀氏的輔助下,拓跋珪避開獨徵信孤部軍隊的鋒芒,率領忠實于自己的部眾轉移到賀蘭部,同時向后燕請求支援。

    后燕是慕容垂建立的國家。徵信窟咄依附的勢力是西燕,那也正是后燕的死對頭。親屬關系和利害關系加在一起,慕容垂毫不猶豫地站在了拓跋珪一方。在慕容垂的支持下,拓跋珪打敗了窟咄的軍隊。窟咄逃到鐵弗部落,被劉衛辰殺死。

    由于窟咄的失敗,劉顯的力量也受到了影響。獨孤部發生內亂,劉顯的徵信幾個兄弟開始爭奪權力。趁著這個機會,拓跋珪的魏軍與慕容垂的燕軍聯合出擊獨孤部并大獲全勝,劉顯逃往西燕,獨孤部的人口和財產都被燕魏聯軍瓜分。

    經過這兩次戰爭之后,拓跋珪身邊最直接的危險徵信消除了,經濟實力也增強不少。登國六年冬天,當年曾經被什翼犍打敗的鐵弗部卷土重來,劉衛辰的兒子直力鞮率領將近十萬軍隊攻進魏國南部,包圍了在外的拓跋珪。

接連不斷的勝利是對君主最大的考驗

接連不斷的勝利是對君主最大的考驗,苻堅統一北方的道路走得太一帆風順,他開始變得頭腦發昏,不聽皇族和大臣們的勸告,執意徵信要和東晉決戰,統一整個中國。在他看來,南方的大好江山已經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他甚至已經預先在長安給東晉的王侯貴族們修起了官邸。

    但苻堅過于小看了自己的對手。南渡之后的東晉依然有一定的徵信國力和許多才能出眾的英雄人物。在公元383年的淝水之戰中,粗心大意的前秦軍隊被謝安指揮的東晉軍隊殺得大敗。前線與后方一片動亂,賀氏與拓跋珪母子趁機隨著寄居長安的前徵信燕貴族慕容垂前往北方的中山,準備重新踏上代北的故土。慕容垂的姑母也是拓跋珪的祖母,這種親屬關系為他們日后的合作提供了基礎。

    賀氏和兒子們先來到了獨孤部。劉庫仁看到這幾個先王遺孤經過中原文明的熏陶,尤其徵信拓跋珪又是如此沉著穩健,認為他將來一定會把祖先的基業發揚光大。但一段日子之后,獨孤部發生內亂,劉庫仁的兒子劉顯成了新首領。劉顯是個頗有雄心壯志的人,他想恢復當年部落聯盟的規模,并成為新的盟主。但獨孤部畢竟只是當年的聯盟成員之一,昔日的君主什翼犍的后人們還在,最徵信年長的拓跋珪已經十五歲了,王族的余威仍然影響著人們,這幾個少年比劉顯更有資格成為聯盟的新首領,他們與生俱來的徵信顯赫出身就是對劉顯最大的威脅。

    為了掃清障礙,劉顯打算除掉拓跋珪兄弟,但拓跋珪的姑母正是劉顯的弟媳,她把消息泄露給了賀氏。這天晚上,賀氏想辦法放走了拓跋兄弟,又把劉顯灌得酩酊大醉。到天亮時分,她大哭起來,說自己的兒子們全都不見了,責問究竟是誰殺徵信了他們。劉顯被鬧糊涂了,也沒想到要派人去追,等到他明白過來,拓跋兄弟已經逃到了賀蘭部。劉顯氣得發瘋,一定要殺了賀氏,多虧他弟弟全家人拼命相救,賀氏才免于一死,后來終于找了個機會逃回賀蘭部。

    徵信

    同是在這一年里,苻堅被姚萇殺死的消息傳來,曾經強大的前秦政權已經分崩離析,臣服于他們的勢力和部族也趁機脫離統治,中國北方又陷入了混亂狀態,這恰好給拓跋珪創造了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