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燕人不論男女老幼全都拼死守城

慕容垂一生多謀常勝,根本無法容忍這樣的失敗,他重新調集了徵信軍隊,在第二年三月親自率兵出征。這次后燕人采取了秘密行軍的方式,先鋒部隊很快就到了平城。拓跋珪正出巡在外,當地守將絲毫沒有防備,倉促應戰之后平城很快陷落。拓跋珪從小在慕容垂的威名下長大,一直對這位前輩心存畏懼,此時聽到他親自出征并獲得勝利的消息,一時間也不知所措。

    打了勝仗的慕徵信容垂親自率軍向平城進發,路上經過參合陂。眼見死難將士們的尸骨堆積如山,昔日的戰場慘不忍睹,士兵們悲憤難耐,一時間哭聲震天。慕容垂早已重病在身,眼前的慘狀讓他悲慚交織,想到昔日的輝煌與后繼無人的悲哀,一時間心痛徵信至極,當眾吐血,病情更加嚴重。隊伍無法再向平城進發,只能撤回中山,當行至上谷時,慕容垂在路上病逝,慕容寶繼位。

    拓跋珪得到慕容垂確已病逝的消息,想到慕容家的那些后徵信生都不是自己的對手,對后燕就再也沒有什么忌憚。他派出四十余萬大軍浩浩蕩蕩擊鼓前進,旌旗綿延兩千多里,沿途民眾無不被他們的軍威震服。魏軍行進得很順利,接連取下上谷、并州、常山等地,后燕在黃河以北的統治區域里只剩下中山徵信、鄴、信都三座孤零零的城市。拓跋珪分兵進攻,各取一座城市,本以為能夠很快取勝,沒想到卻久攻不下,反而損兵折將,一籌莫展。

    現在拓跋徵信珪終于嘗到了當初濫殺俘虜的苦果。后燕人不論男女老幼全都拼死守城,還對前來勸降的北魏人說:

    “參合陂的例子就擺在那里,反正投降是死,不投降也是死,多抵抗一陣還能多活一陣!”

    拓跋珪開始后悔了。他遇到的麻煩還不徵信僅限于后燕的抵抗,數目龐大的軍隊駐在城下,糧草眼看就要耗盡,疫病開始流行,軍營里有人想要謀殺他,后方也有族弟打算自立為王,這些都讓拓跋珪很傷腦筋。但他的意志依然堅定,不打勝仗絕不打算回徵信去。太史令曾經對他說如今正趕上甲子日,當初商紂王就在甲子日滅亡,這正是兵家大忌。但久居中原的拓跋珪立即就發現了這番話里的邏輯問題。他很不以為然地回答說:

    “商紂王在甲子日滅亡,可周武王還在甲子日勝利呢!”

    這一下太史令無話可說了。

    有了必勝的徵信信心,拓跋珪開始進行政策調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