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奪宮需要的是武力

太子東宮臣屬均要交部議處,最輕也會削去官職,永不錄用。蕭妃宗譜除名,所生皇孫貶為庶人。太子妃貶徵信為韓國夫人,太子世子貶為安國郡王,遣去封地,不得圣旨,不得擅離封地,其余妃嬪所生庶子交由韓國夫人撫養,雖然仍然列名宗譜,可是一切封號賞賜都被褫奪。至于殿下的罪責要等到回京之后議處,不過齊王妃雖然自盡,但是罪名仍然難免,皇上已經下旨宗譜除名,齊王妃所生世子不會受到牽連,只是不能徵信繼承王爺的王位了。”

李顯嘆了一口氣道:“二哥仁德,也算是手下留情了,你可以轉告他,我不會抓著兵權不放的。”

我勸慰道:“殿下,您和雍王殿下不徵信妨好好談談,或許會有殿下意想不到的收獲也不一定。”

李顯苦澀地道:“隨云,你不用勸我,我也不會戀棧兵權,想必只要今后我謹慎行事,二哥也不會過于為難我的,對了,魯徵信敬忠如何處置,二哥對他恐怕是深惡痛絕了吧?”

我淡淡一笑道:“雍王殿下已經派了夏侯沅峰去賜死魯敬忠了,應該就是現在吧,前兩天事情太多,殿下忙不過來。”

這時候,我聽見鳳儀門主說道:“成王敗寇,不過如此罷了,李顯,你問這些徵信也沒有什么用處,若是想多活幾年,還是早些去向雍王表表忠心吧。”

李顯沒有說話,但是神色間卻多了幾分譏誚,想必委曲求全,屈膝求饒這樣徵信的事情,是這位高傲的王爺一輩子也做不出來的。

玉麟殿的一間偏殿內,魯敬忠站在窗前,靜靜的看向窗外,他自知自己資質不高,所以在練武上面從來沒有多費心思,所以鳳儀門將他軟禁之時,他雖然惱怒也沒有反抗。反正鳳儀門想要控制朝政,沒有自己是不可能辦到的,太子身邊的原有勢力除了他魯敬忠之外是沒有人能夠理清的,所以李寒幽等人的得意妄為,他從來沒有看在眼里,反正奪宮需要的是武力,他也犯不上插手。可是有些事情不是這些心比天高的女人可以辦的,不說別的,為了迫使齊王發兵,她們不就不得不將自己從軟禁的廂房里面放出來么,雖然還是不許自己走出玉麟殿,但是等到需要和雍帝談判的時候,她們就不得不讓自己出面了,這些事情李寒幽那些人是辦不成的。就是韋膺,雖然才具過人,可是要談到那些微妙的朝政,還是不如自己遠甚。

可是雍王成功的扳回了局面,當聽到獵宮四面的廝殺聲起,魯敬忠真的心寒如冰,他是很清楚的,謀士不論如何才智過人,對著那些刀槍劍戟都是沒有用處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