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煌煊赫,身在絕巔,眼神睥睨,氣勢縱橫

這樣的無情銳利徵信,若是能夠修煉到劍王三位品,恐怕自己這位王座九品見到他就要有多遠跑多遠了。

這和元力深厚無關,而是無情劍道的特質!只要出劍,就是有去無回!以自己的修為完全能夠斬殺一位三品劍王,但卻要在對方犀利的反擊之下,落下永生永世也不會恢復的劍創!

靈魂劍創!一旦形成,終生無法再有存進!

景夢魂是不會做這徵信樣的事情的。所以他才好奇之下,問了楚陽一句話:“但不知楚公子您,修煉的應該也是劍吧?”

聲音中隱隱的有一種盤根究底的意思,多少有些咄徵信咄逼人。這卻是他長期身為上位者,一直對下屬說話,所養成的一種居高臨下的說話習慣,其實并不是對對方不敬。

但第五輕柔聽了,不由眉頭一徵信皺。

“你是?……。”楚陽露出疑問的眼神看著景夢魂。

“在下姓景,乃是相爺的隨從,也是護衛。”景夢魂平靜地道。

陽呼出一口氣,臉上現出溫和的笑容,道:“景兄看的不錯,在下修煉的,也是劍,不過卻不是無情劍道,而是…。”他沉吟了一徵信下,似乎在猶豫該不該說出來。

第五輕柔眼中隱晦的閃過了一絲亮光:這位楚公子,未免有些太好脾氣了吧?

卻聽見楚陽已經說了出來:“……而是紅塵劍道!”

他溫文爾雅的笑著,卻在回答徵信完了對方的問題之后,慢慢的抬起頭來,帶著和煦的微笑,緩慢的說道:“景兄,這次是第一次見面,所以我給第五輕柔面子,回答你這個問題…”

第五輕柔剛剛懷疑了一下他的好脾氣,他的壞脾氣立即就翻上來了。

楚陽看著景夢魂的眼神一點一點的冷了下來,臉上卻仍是微笑,慢條斯理的道:“不過,本公子在和一個人說話的時候,向來不喜歡有人插話,若是有下一次……,本公子不管你是王座高手還是皇座高手……更加不管你是金馬騎士堂的王座還是銀驢騎士堂的王座”都是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主子在說話,奴才不要插嘴!懂么?”

說到最后一句話,他的眼神突然如同利劍突閃,看著景夢魂;雖然是一介少年,但現在身上卻是充滿了一種高高在上與天齊的上位者風度!

輝煌煊赫,身在絕巔,眼神睥睨,氣勢縱橫,目光冷銳,看王座、如看螻蟻!

他本來一直自稱‘在下,、‘我,;但現在卻是滿口的‘本公子”那種身為上三天頂尖家族的紈绔氣息,突然間就這么表露無疑!

我就是狂!

我的修為是不如你,可我就敢在你面前罵你!指著鼻子罵你,你丫有脾氣?膽肥了你!

敢對我用居高臨下的口氣說話?本公子就用居高臨下的口氣壓死你!

景夢魂剎那間滿臉紫漲,兩眼如同噴火,頓時氣炸了肺!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使勁的、讓自己垂下頭去,卻不知不覺得攥緊了拳頭!

但他卻還真不敢動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