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輕柔沉默了一下,道:“我會敦促人再查一查。

“楚公子,這徵信一次來到下三天,定有要事吧?”第五輕柔問道。

“要事……,呵呵,所謂的要事,相爺剛才也說過了。我們就是為這事兒而來。”楚陽有些牢騷的道:“其實我們是為了出來玩才跟著四叔出來的……”

“哦,楚四爺現在在中州?”第五輕柔神色一怔。

“哼哼。”楚陽哼兩聲,不置可否。

徵信 第五輕柔哈哈一笑,道:“原來如此。”

“不過到了這里,卻也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楚陽有些興致勃勃徵信的湊了上去:“相爺,既然不是外人,那我也就實話實說了。”

“什么事?”

“我對那一柄刀一把劍,很感興趣!”楚陽的眼中露出鷹隼一般的銳利神采:“志在必得!這件事,相革身為地頭蛇,還請加徵信以協助!”

頓了頓,楚陽楚公子仿佛是下了決心:“只要相爺幫我,將那刀劍弄到手,那么,我楚非可以答應相爺一件事情。嗯,你懂得。”

第五輕柔頓時頭大如斗匕

到現在還沒有完全證實你的身份呢,你居然先提出了要求?而且還是要那現在是焦點的刀劍?

“楚公子,我比你年長太多,對這什事,卻有不同理解。”徵信第五輕柔語重心長的道:“據我所知,這件事,乃是楚閻王的陰謀”

“我不管他陰毛還是羊毛。反正那刀劍,我想要!”楚陽哼了一聲,道:“相爺,我楚非徵信就算再是**,但一把刀劍的真假,還是能夠分得出來的。”

“我并沒有別的意思,乃是害怕楚公子回去家族之后,會受到責罰。”第五輕柔和煦的道,聲音輕松起來。

楚陽頓時知道自己有些操之過急,坐回位子,皮笑肉不笑的道:“若是相爺不肯幫忙,那也沒什么”我們兄弟也就當碰碰運氣,玩耍一番,也就是了。”

第五輕柔沉默了一下,道:“我會敦促人再查一查。”

“哦,若是麻煩就不必了。”楚陽身子往后一躺,道:“要想得到,倒也不是只有那一種辦法。”

第五輕柔有一種老虎吃天無處下丘的感覺。

面前這位楚公子,竟然是滴水不漏,無懈可擊。難道”真的是楚家公子?可楚家公子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剛才的談話中,看似平平無奇;但第五輕柔先后用楚家內幕、楚家武功、楚家遺憾、三重輩分、再加上九重天的規則試探了一個遍!

但對方竟然是對答如流,而且,每一個問題,幾乎都帶有犀利的反擊回來。

有些時候,這位楚公子答得隨意,反倒是自己,有些捉襟見肘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