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之間第二次交鋒,楚閻卝王落于下風!

隨即撓了撓頭,表現出徵信一副少年人的稚氣,道:“我還真的沒有印象。怎么?我應該知道么?”言下之意:你算是什么大人物了?

第五輕柔神色古怪的笑了笑,搖了搖頭,道:“你不應該不知道的,不應該不知道啊。”

楚陽愣住。難道這家伙的門派,在上三天極為有名?有名到了超級世家楚家也不得不能不知道的地步?

但…這是什么道理?

第五輕柔一直徵信保持著意味深長的神情,緩緩站了起來,道:“是…公子,今日一見,老夫甚為欣慰。若是公子沒有別的吩咐,老夫就要告辭了。”

徵信“茶shang溫,相ye就要回去了么?”在這一刻,楚陽的心中急su的掠過了數十個念頭。

難道自己不知道他的身份竟然是一個破綻?這不對啊。

若不是,那就是第五輕柔在沒有辦法徵信的情況下以退為進了?

心中急速地想著,但臉上卻是聲色不動。微笑著站起身來,道:“相爺慢走。在下就不送了。”

對對方是否徵信離去,顯得一點也不在意。

第五輕柔輕笑道:“諸事繁雜,就不打攪楚公子了。”他緩緩站起身,似乎是含有深意的看著楚陽,道:“楚公子回去的時候,老夫就不送了。

在此謹祝一路順風……。”

楚陽爾雅的道:“相爺慢走。”

第五輕柔在景夢魂徵信和陰無天的陪司下,微笑著走出了房間進入樓梯往下走去。

楚陽殷勤相送,卻在樓梯口就住了腳,目送著第五輕柔離去。

兩人之間第二次交鋒,楚閻卝王落于下風!

因為他根本拿捏不準,第五輕柔臨走的時候說的那句話,究竟是真的看出了破綻,還是在詐自己。

縱然楚陽心性再如何的豁達,但心中卻也從此留下一個陰影。

第五輕柔走到樓梯拐角處,楚陽已經準備轉身回房了。便在這時第五輕柔突然轉過身來,眼神咄咄看著正要轉身的楚陽,沉聲喝道:“楚陽!”

楚陽洗如不聞,走出一步,卻又才轉過身來,看向第五輕柔,疑問道:“相爺這是?”

第五輕柔鷹隼一般的眼神越過樓梯的距離,直直的盯在他的臉上,這一刻,楚陽竟然感覺到臉上如同被用火燒紅了的針在刺一般灼卝熱疼痛!

“沒什么,是老夫突然花了眼。”四目相對,一個眼神無辜而又詫異,帶著絲絲的不憂;而第五輕柔的眼神卻是探究的,良久第五輕柔呵呵一笑,下樓而去。

楚陽哦了一聲不再理睬,回房而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