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已經是今日最后的手段。

回到房卝中,坐下;良久之后身上臉上的冷汗突然簌簌的冒了出來,剎那間白衣浸卝濕!

第五輕柔來這一徵信次,到現在離去。楚陽依然沒有感覺到勝負!究竟是自己隱藏過關,、還是第五輕柔看破了自己身份;這一點楚陽竟然沒有把握!

這在他重生這段時間以來,可是絕無僅有的一件事!

而且第五輕柔一直占據了主動!雖然期間楚陽成功的扳回了幾次,但大體上徵信的主動權,卻一直在第五輕柔手里。

楚陽卝根本無法看透,第五輕柔的心思。

第五輕柔臨走時候那六聲斷喝,竟然似乎帶了幾分攝動靈魂的力量,讓楚陽剎那間幾乎心神恍惚!若不是兩世為人心神沉穩遠超一般人徵信,恐怕那一刻就是自然而然的答應了……。

“真懸!”顧獨行看著楚陽說道。

楚陽輕輕點頭,兩人四目相對,均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后怕!第五輕柔的氣場,的確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徵信

第五輕柔邁步下了樓梯,眉頭深鎖。

以他的智徵信慧,現在也不能確定,這位楚非公子,到底是不是楚閻卝王!上來就被當場一個下馬威拿下,對方的那種專屬于世家子弟的蠻橫不講卝理,表現得淋漓盡職。

然后主動權就被轉移,自己一系列的問題,看似占據了主動,但實際上卻是什么也沒有試探出來。

暴后那一聲斷喝,第五輕柔知道,其實是自己輸了。

徵信 因為自己若是確定的話,根本不會叫出那一聲!是楚非,不用叫;是楚陽,更不用叫!但自己卻斷喝一聲。

華已經是今日最后的手段。

第五輕柔長長的嘆息,這個少年,不管他是楚非還是楚陽,都是一個極為可怕的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想著,向著中三天的公子們的房間走去。走到了一般突然心有所感,扭頭看去,只見一個青衣人從外面冉冉飄了進來,踩在樓梯上,卻如同時騰云駕霧一般的灑脫瀟灑。

第五輕柔轉頭,對方立即生出感應,同樣轉頭看來。

四目相對,空間似乎凝固。一股強大的壓力,從那個青衣人身上磅礴的發出。

景夢魂和陰無天都是猛然吃了一驚,急忙運起氣勢相抗,但卻是驀然發現竟然提不起元氣,似乎自己的生死全被別人操控,半點不自主,不由得亡卝魂皆冒。

下一刻,第五輕柔收回目光,已經轉身而去;而對面樓梯處,那個青衣人也已經靜悄悄的消失了。

似乎眼前只是花了一下,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