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第五輕柔的好心,被皇帝無情駁回

塵煙滾滾而起!

景夢魂在遠方黯然的垂下了腦袋。完了!這場騷亂,已經無法阻止!

一直以來,第五輕柔篤定的認為,這是徵信楚閻王的毒計!甚至,就算是后來各個中三天世家也都認定是炎陽刀和冥月劍的時候,第五輕柔依然堅持認為:這就是楚閻王的陰謀!

但那時,已經不徵信可遏制!就如同當日楚陽發現了第五輕柔借助自己的搗亂收攏人手的時候,無可奈何一籌莫展一樣,現在的第五輕柔雖然明知道是楚閻王的陰謀,卻也只能看著。

他不知道楚閻王徵信在哪里,也不知道那把刀和那柄劍在哪里。

明知道事情會這樣發展但卻偏偏無力制止!對第五輕柔這種習慣掌控的人來說,這才是最憋屈的。

七天之前,楚閻王承受了一次這樣的憋屈。

現在,風水輪流轉終于也輪到第五輕柔嘗嘗這種滋味。

這幾天里,第五輕柔一直在盤算,楚閻王到底要在什么地方引爆這次騷亂,想了徵信很久,才確定了皇宮和金馬騎士堂兩處。

為了此事,第五輕柔讓景夢魂利用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時間,將金馬騎士堂那邊做出部署。該撤的撤,該搬走的搬走:一徵信干高手也離開了原住地。

現在的金馬騎士堂,除了留下少數人看押著那些剛剛抓到的江湖人之外,其他人都已經不在了。

連這些人第五輕柔也像一塊轉移走,但實在是沒有那樣充裕的時間,再者,也沒有接徵信收的場地。這些人現在還是桀驁不馴,若是途中萬一發生兵變,那可就損失太大了。

那樣的意外,第五輕柔無法承受。所以,只好將他們留在了這里。

現在景夢魂看著皇宮的亂像,終于松了一口氣:起碼,皇宮亂完了,金馬騎士堂就不會亂了。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第五輕柔不是沒有通知皇宮戒備,就算他再怎么無法無天目無君主但在名義上,他還是大趙的臣子!

甚至要調撥人手協助皇室先撤離皇宮。

但第五輕柔的好心,被皇帝無情駁回,而且,據說皇帝陛下當時冷笑道:“,第五輕柔這是真的要將朕當傻子玩了?沖擊皇宮?哼,只要第五輕柔不沖擊皇宮難道這天下還有別人這樣喪心病狂么?”,信使回報的時候,第五輕柔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放棄了對皇宮的努力。

他知道楚閻王一定會下手!而且也算準了。

若是在金馬騎士堂引發騷亂,金馬騎士堂全是高手可以迅速撤離,就算是引發騷亂也不一定很大。但皇宮卻是不能移動的!皇宮里的人也是孱弱的!

偏偏皇宮還是一個國家的心臟!

楚閻王既然已經引起了巨型騷亂的前奏,他鼻是放過皇宮這樣的地方,那楚閻王就真的不是楚閻王了!

但皇室對第五輕柔根本談不上信任,對第五輕柔的好意無情拒絕,第五輕柔也只好放棄這份努力!

實際上,他也只是做出一個姿態而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