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曇撓了撓頭,嘆道:“就怕謝丹鳳那個小娘皮她不理解,那豈不就

楚陽終于清點完了收獲,騰地一聲站起身來,虎著臉:“前天晚上是誰說夢話,說什么‘謝丹鳳小娘皮,本公子要與你洞房花燭!’?嗯?”

談曇徵信臉一黑,驚慌失措:“我說夢話了?我說夢話了我?你……你聽見啦?”

“哼!”楚陽哼了一聲,接著道:“大前天晚上,有個人說夢話,說:丹鳳小娘皮,幸虧我現在不發燒了,要不然你一嫁過來立馬變成烤肉了……”

徵信曇手足無措,眨巴著眼睛,無辜的道:“這徵信真的是我說的?”

楚陽不理他,又道:“那天在路上,經過某人帳篷,聽見有人說夢話說:謝丹鳳,我好想你哦~~~”

談曇呆住了,指著自己的鼻子:“真的是我?”

楚陽嚴肅徵信的點頭。

“我……我還怎么見人……”談曇一把捂住了臉。

頓時房中爆發出一陣大笑。

“但還是不行!”談曇卻又將手拿開,變得嚴肅正經:“師兄,我不能娶她啊。”

“為啥?”

談曇臉上有些傷感:“我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的我……就是一個怪物;會害了人家的……”

“住嘴!”楚陽一聲喝,眼神危險的逼近他:“再說一句,我打死你!”

“可是我……”談曇可憐巴巴的道:“真的心里有點……”

“住嘴!師傅不在,你的事就是我做主!”楚陽哼了一聲,一指頭點在他額頭上,頓時點了一個趔趄:“我說了就算!懂?!”

談曇唉聲嘆氣。

“至于你的……怪異行為,當然要讓她知道!”楚陽哼了一聲,道:“我相信謝丹鳳既然能夠連你這幅尊容都能看得上,也絕不會在乎那個。”

這句話一說,頓時整個屋里就笑翻了。

連心事重重地傲邪云也是忍不住莞爾。

談曇撓了撓頭,嘆道:“就怕謝丹鳳那個小娘皮她不理解,那豈不就……”

說到這里,突然一個清脆的、憤怒的聲音說道:“你說誰是小娘皮?”

談曇頓時張口結舌。

眾人循聲望門口看去,只見一個身材窈窕的紅衣女子就站在門外,兩眼如欲噴火的看著談曇,突然一陣風一般卷進來,一把將談曇按倒在地,拳頭雨點一般落了下去,咬著牙追問:“誰是小娘皮?誰是小娘皮?”

談曇自知理虧,不敢還手,只是連聲慘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