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人,小娘皮!”談曇大叫。

徵信 砰砰砰~~

重重的敲打聲音從謝丹鳳的拳頭與談曇身子撞擊的部位發出來,眾兄弟都是瞠目結舌,一臉冷汗。

真是……彪悍啊。

這樣的媳婦,除了談曇談大爺,在座眾人人人都是敬謝不敏……無法消受此等艷福啊。

紀墨眼珠子幾乎瞪了出來,一臉的恐怖;心中暗暗盤算:傲波不會跟她一樣吧?一樣嗎?不一樣嗎?

徵信然哀怨的嘆了口氣,想起自己落在呼延傲波手里受的摧殘,幾乎就要落淚,心中一酸:看來是一樣、一樣、一樣的……啊!

看到了談曇,就如同看到了自己的前車徵信之鑒!紀墨臉上的表情頓時也如同慷慨就義一般,幾乎要上前抱住談曇大哭一聲:兄弟,咱倆是一樣、一樣、一樣的……啊!

門口,還有兩個同樣目瞪口呆的人。

謝家老祖宗謝知秋,謝家家主謝廣恩。兩人都是一樣表情:瞪著眼,張徵信著嘴,一臉呆滯的看著自己的重孫女(女兒)在狂扁她的未婚夫!

在大庭廣眾之下!

謝知秋的臉,當場就黑了。狠狠的看了謝廣恩一眼,怒道:“你養的好女兒!”

謝廣恩委屈的低下頭,囁嚅道:“這是來自他媽的遺傳……不關我的事……”

謝知秋頓時大怒,喝道:“娘倆都是潑婦!”

謝廣恩唯唯諾諾,低下頭不再做聲,隱秘的撇了撇嘴,心道,老祖宗您當年……也未必見得強得到哪里去……到現在據說還有時候整晚上在尿盆上面蹲馬步……當我不知道么?

房中砰砰聲音接連傳出來,談曇終于被打怒了。

“你快起來!你還沒完了是不是?談大爺不好意思教訓你這個女流之輩,你不要得寸進尺!”談曇怒道:“小心我發飆!”

謝丹鳳本來怒氣出的差不多了,正要考慮停手,一聽這話,頓時更加火冒三丈,叫道:“你居然還敢發飆?好啊,你發飆給老娘看看!”

“丑女人,小娘皮!”談曇大叫。

“丑八怪!我打死你!”謝丹鳳毫不相讓。

眼看戰爭就要升級,謝知秋和謝廣恩再也看不下去,同時叫道:“住……”

只喊出一個字,就住了嘴,再次瞪大了眼睛。

只見場中的談曇一聲大吼,腰一扭,雙臂一起,頓時撲通一聲將謝丹鳳壓在了身子底下,一坐在謝丹鳳小肚子上,獰笑道:“老子一個堂堂大老爺們,治不了你這小娘皮!”

雙拳握起,雨點般落下,不管頭臉的錘上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