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曇目光一亮,mō著下巴道:“這話甚有道理”

“爹!”謝丹鳳跺著腳:“徵信你咋回事?這么大的事,這么重要的東西你居然忘了放哪里了?”

謝廣恩臉上一黑,沒奈何,只得道:“容我找找。”

“我幫你找。”謝丹鳳一個箭步沖上來,就將手伸進了自己老爹的懷里,埋怨道:“真是事關女兒的終身幸福,哪有您這徵信樣鼻爹的……………”

謝廣恩幾半氣暈過去。

這還沒定親呢,就已經迫不及待胳膊肘往外拐了?我不就是拿拿架子么?這還不是為你好?你居然就等不及了直接就上來掏口袋?

瞧你還沒過門就被人家揍得鼻青臉腫的,就這么急著嫁過去?挨揍去啊?!

真真是豈有此理!

還沒來得及阻止,徵信謝丹鳳已經將自己老爹口袋翻了個底朝天,嘩啦啦一堆東西落出來,謝丹鳳已經一把抄了起來,抱在自己懷里,喜滋滋的跑到談曇跟前,一拉談曇,倆人就坐了下來。

“看看,,徵信你看哪個好?哪一個合適?”謝丹鳳很是快樂的撥拉了一下,順手拿起一塊紫晶玉佩,翻來覆去看了看:“這塊我掛著倒是tǐng合適……”

隨即就塞進了自己口袋,然后抓起另一塊:“這一塊給你嗯,這個我要了,這塊給你……這一塊……”

謝廣恩口袋里所有東西,剎那間被談曇與謝丹鳳分樁一般瓜分完畢。

談曇懷里滿滿的,有些猶豫,道:“這,不大好吧?”談曇雖然也不怎么懂人情世故,但還沒成親就這么搜刮老丈人還是覺得有些不得勁。

“有啥不好的?”謝丹鳳呵呵一笑,隨即罵道:“你這笨蛋,老娘我這一輩子就嫁這一次,這是文定之禮!只有這一回啊,最多還有一份嫁妝,其他的可就干瞪眼了。若是咱們下手晚了,說不定我爹這個吝嗇大王直接一毛都不給你,那時候你就哭去吧!”

談曇目光一亮,mō著下巴道:“這話甚有道理”

謝廣恩渾身抖索起來,大怒的道!“你你……你這個孽障!你……還有半點女孩子群兒么?你……………,你竟然……”

氣的嘴角冒出白沫,眼看就要暈過去。

“爹!”謝丹鳳不滿地道:“以后女兒出嫁了,可就要自己過日子了,您忍心看著女兒過的生活艱難吃不上飯么……”

謝廣恩臉sè鐵青,冷哼一聲,再也說不出話來,袍袖一拂,氣沖沖出門而去。

臨走居然氣的暈了頭,也沒跟老祖宗打個招呼就沒了影子。

楚陽將伸進懷里的手又掏了出來,一臉無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