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傳來陣陣笑聲。

徵信本想為師弟出彩禮,沒想到人家自個兒的媳fù就完全搞定了:不僅一分錢沒huā,而且差點將老丈人搞得光著屁股出門去談知秋老懷大慰:總算是將這禍害推銷出去了。

捻著胡子道:“楚御座,你看現在江湖動dàng親事可是宜早不宜遲……………”

楚陽聞弦歌而知雅意,連連點頭贊同:“老祖宗說的是。咱們要盡快將這件事辦了。”

謝知秋大笑:“正合我意徵信,你看,就讓談曇在我這里住下然后隔個半月二十天的,等丹瓊回來,就將喜事辦了如何?”

楚陽嚇了一跳:這么快?

再怎么說,徵信這事兒也要通知一下師父的。若是談曇成親孟超然居然沒在場楚陽可以想象,自己的屁股一定會被孟超然揍成臉盆那么…

“這事兒,我會盡快稟報師父。”楚陽急忙說道。

“嗯,那就這樣,我等你的好消息。”謝知秋道貌岸然的站起身就準備走了:“丹鳳,隨我回去吧。”

“不徵信,我要留在這里。”謝丹鳳不依。

謝知秋一皺眉:“成何體統?你待嫁之身還不趕緊回家,跟你母親學學為人妻為人母之道?在出嫁之前,不準lù面。”

謝丹鳳仰起脖子道:“既然今日親事已經定下了,那孫女兒就是人家的人了,談家的人,自然要留在談家,老祖宗,您給新重孫女婿的見面禮還沒給呢……”

謝知秋終于體會到了剛才謝廣恩的感覺,老臉剎那間就變成了一塊炭。

哼了一聲滿臉的糾結丟臉:“讓楚御座見笑了。”

楚陽干笑著拱手:“哪里哪里:就讓謝小姐在這里說會話吧咳咳,待會兒,我們會送謝小姐回去的。”

謝知秋搖了搖頭,長嘆一聲,又搖了搖頭再嘆一聲,顯然萬分糾結:連著嘆了十幾口氣,突然身子一晃,就此消失無蹤。

謝丹鳳追出門去:“老祖宗,您禮物還沒給呢!難道你想賴?”

遠處傳來噗通的一聲,似乎有什么東西從高處掉了下來或者有什么人猛地摔了一跤……

身后傳來陣陣笑聲。

謝丹鳳猛地回頭抹了一把汗,拍著xiōng口道:“總算將他們弄走了!”突然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大喝一聲:“談曇!你這個混蛋還不從實招來?”

她咬著牙一步步逼近:“你有什么異于常人之處?居然說自己是個怪物?”

談曇嚇了一跳,道:“你……你怎么?”

“哼!我們已經來了好一會了你說的話,我聽見了一大半!”謝丹鳳咆哮一聲:“你以為我為何要將老祖宗他們趕緊氣走?不就是怕他們問起你的不正常之處?你這個木頭腦袋又不知道拐彎,萬一搞黃了咋辦?”…”

顧獨行等人集體怔住,原來這丫頭也不是缺心眼尼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