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楚陽還沒說完,羅克敵就沒了影子

隨即,眼珠一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鬼鬼祟祟的將楚陽拉到了一邊,神神秘秘的問道:“老大,你那藥……對正常人有用不?”

“藥?”楚陽一頭霧水的看著他。

“哎哎呀……”紀墨偏偏頭徵信看了看,湊在楚陽耳朵上:“就是你給羅克敵治病的那藥啊,對我有用不?”

“據說也有用……能夠提升一倍。”楚陽警惕的看著他:“你想干啥?”

徵信 紀墨頓時興奮地跳起來:“大哥……老大,給我一瓶。給我一瓶吧……我要徹底的降服那母老虎……”

楚陽一頭黑線:“不給!”

紀墨臉色一垮,央求徵信道:“老大……”說著,一邊哀求一邊拋媚眼,……

楚陽渾身打了一個哆嗦:“給給……”

說著拿出一小小的玉瓶,遞給了他,道:“你先……試試……咳咳,若是……再……嗯?懂?”

“懂!懂!”紀墨眉花眼笑,視若珍寶的徵信將玉瓶揣進懷里,兩只眼睛里,全是憧憬的光芒。

回過頭,卻見眾人都狐疑的看著他倆,紀墨哼了一聲,立即沉住臉,咳嗽了幾聲,一抱拳,團團一禮,正色道:“各位兄弟,既然大家分散行動,我與你們不順路,就此先走一步了,哈哈哈……”

說著放下手,很是不著痕跡的揉了揉褲襠,嗖的一聲,就竄了出去。{手、打{{吧

楚陽搖了搖頭:就這么迫不急待?瞧這點出息……

隨即,另一個迫不及待地跳了出來:“老大,各位兄弟,我也先走一步。”羅克敵笑的跟彌囘勒佛似地,這貨,連續扎帳篷扎了好幾天,越來越是難受,此刻見紀墨走了,自己就跳了出來。

“一路小……”楚陽還沒說完,羅克敵就沒了影子,遠遠的傳來一陣興奮地淫囘笑……

楚陽等人皆是一臉黑線。

顧獨行心中一動,想到自己已經是劍帝,想起與小妙姐的約定,不由的也是心頭火熱,歸心似箭,舔囘了舔嘴唇,道:“老大,那……我也走了。”

楚陽怪異的看著他,笑道:“嗯?小妙姐讓你情不自禁了?”

顧獨行一張冷峭的臉頓時變成了熟透的柿子,連頭皮都發熱起來,臉紅脖子粗:“才……才……”

想說‘才不是”但畢竟不能欺騙自己的內心,終于怒道:“走了!”

嗖的一聲化作一團劍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