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你傲邪云不下狠心,極早的遏制;恐怕傲氏家族的覆囘滅,指日可期!”楚陽輕輕的說道。

“老大……放心。我也去了。”董無傷雙目中閃著熱烈的感情。

“無傷,你這一路……要小心徵信。”楚陽最不放心的,就是董無傷。

“嗯,我明白的。”董無傷深深的點頭,道:“我會活著與你們會合的。”

董無傷轉身,背負墨刀,雄囘壯的背影,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傲邪云看著眾人離去,不由徵信感嘆道:“你們兄弟之間,感情真好。”

他羨慕的笑了笑:“離別時,能夠各自找理由,為對方沖淡離愁別緒,這雖然只是小事,但卻更能看的出來,彼此已經將彼此放在了心上,無論什么,都在為兄弟著想,這才是兄弟!”

楚陽看著門外,有些神思不屬的徵信道:“呵呵……若是你傲邪云的那七個家族兄弟能有兩個這樣的……你們傲氏家族就什么內憂外患也沒有了。”

徵信 “不錯!”傲邪云苦笑一聲:“哪怕有一個……也是我夢寐以求都求不到的。他們眼中只有我屁囘股下面的少主之位,根本從來就沒有我傲邪云。”

楚陽默然道:“大家族,與一個帝囘國皇家是一樣的,如是只有太子一個人是天才,那么,皇帝會舒服很多;但若是幾個皇子都是天才,都有經天緯地之才定國囘安邦之智和不甘寂寞的野心,那么,這個國囘家雖然全是天才繼承人,卻也是衰敗的前兆!”

“你們傲氏家族,一下子出現了七個天才,或者家族老一輩都很欣慰,認為傲氏家族可以從此更加屹立不倒,但我要說,這恰恰相反。你們傲氏家族,已經處在這種衰敗的前兆之中!”

“若是你傲邪云不下狠心,極早的遏制;恐怕傲氏家族的覆囘滅,指日可期!”楚陽輕輕的說道。

傲邪云悚然一震,忍不住深深行了一禮:“受教了!”

“嗯,我也要走了。去看看莫天機到底在搞什么鬼。”楚陽揮了揮手:“謝丹瓊應該快要從傲氏家族回來了,你們兩個聊,應該會印證很多東西。”

傲邪云面色沉重的點頭。

“談曇,你要保重!”楚陽走出門口,頭也不回的挺囘立著,慢慢的道。

談曇使勁的點了點頭,他知道楚陽這一句‘保重’是什么意思;或者,只有自己和楚陽兩個人能夠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