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出鞘,卻未離鞘。鋒芒四射,殺機逼人:初得劍中神髓,能夠役使劍之精神

當夜,徵信三人說是住了一晚,其實三個人每個人都沒睡。魏無顏在驚訝,在仔細的思考著這是怎么回事,這會不會是修煉之中的另一種頓悟呢?

用親情來頓悟?或者用血緣來頓悟?魏大血酬想了直到后半夜,越想越是無稽,越想越是心煩意亂,只覺得頭暈腦脹,才頹然放棄。

楚樂兒在想著:病,馬上就好了!嘻嘻嘻,這么多年的苦難,終于完全結束,嘿嘿嘿大哥要教我毒功,呵徵信呵呵等我練成了,我就站出去大吼一徵信聲:姑奶奶我就是楚樂兒!楚樂兒就是姑奶奶我!

想必有很多人當場驚呼,嚇得抽過去,然后磕頭如搗蒜:哇姑奶奶您就是天下第一毒中高手高手超級高高手……

楚樂兒一邊想,一邊兩個大眼睛瞇成了月牙兒,紅潤的嘴chún徵信不住的抽一下、再抽一下、然后再抽一下……

小巧的舌尖也不由得不時地鉆出來幫著嘴chún,為自己勾畫的未來美好前景而〖興〗奮,而幸福,而振奮,而睡不著覺了。

楚陽則是在全心的感悟自己新的境界,劍帝五品。

魏無顏感覺的并沒有錯:在劍道修為之中:劍帝五品,便是這一階段劍道修煉的中期,號稱:劍出鞘!

劍出鞘,卻未離鞘。鋒芒四射,殺機逼人:初得劍中神髓,能夠役使劍之精神。

便是劍帝第五品。

第二天黎明的時候啟程,楚陽和魏無顏倒是沒覺得什么,唯有小丫頭楚樂兒頂著兩個熊貓一般的黑眼圈,一路上小嘴一張一張的打哈欠……………,

當天上午,已經到了黑山口。

黑山口,乃是分界。!也是整個東南,最可怕的一個地域。

“越過這個黑山口,我們就是真正出了東南了。”魏無顏伸手前指,聲音慎重。

楚陽看著前方三角形的路口,沉沉的出了一口氣,道:“我們楚家,在東南不算太偏僻,楚家東南,還有一大片地域,再往東南,便是荒無人煙的地方。算起來,我們從楚家出發,一直到這黑山口,竟然又走了將近七千里!這么說,整個東南,居然直線距離有兩萬余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