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里,楚陽嘆了口氣。

再怎么說也不可能要了他的xìng命,如此一來,整個諸葛世家都知道了我們之間的恩怨他動手反而更會肆無忌憚了而且在那樣的情況下,無數人注視著,我反而要束手束腳!”

徵信社 “二來,一旦鬧大了,就算我殺了他,我們此次來到萬藥大典想要達到的目的,就是直接沒有希望了…徵信社…”

楚陽悶悶的道:“第五輕柔在出手之前,就已經將這些全部考慮了進去所以他只要出手,結果就是注定的。算定了,只要他一出手,我就只能按照他的安排來!沒有任何別的辦法。沒有任何可徵信社供我反擊的漏洞!”

“如此說來,這個第五輕柔的智慧還真是非同小可。”紫邪情緩緩說道。

“他是幾乎以一個人的力量,從無到有,慢慢的到手掌天下權,幾徵信社乎統一了整個下三天的人啊。而且,他自身都沒有動用過武力!”楚陽嘆息一聲。

“可惜最后還是被你打敗了。”紫邪情道。

“我跟他不同。我身上有秘密,豈能與他一樣?而他卻是的確是從無到有打天下赤手空拳到公卿,而且,就連最后的勝利第妾輕柔也有放水的意思。要不然,那一戰打個三年五載的根本不在話下。”楚陽道:“第五輕柔的智慧,絕對是九重天最犀利的武器!

只可惜,………,我的兄弟不在。”

說到這里,楚陽嘆了口氣。

想起了莫天機,心道,若是莫天機處在這種情況下,該如何對應第五輕柔的算計呢?

想著想著,莫天機那種成竹在xiōng,什么事情,都從容不迫的樣子就浮現在心頭。楚陽突然就是眼前一亮。

紫邪情敏感的道:“怎么?”

楚陽哼哼一笑,道:“這一次,我先讓第五輕柔吃個大癟再說!

第五輕云是要殺的,可是我卻不能聽從第五輕柔的安排。”

紫邪情贊賞的點點頭,道:“不錯,智者的交鋒,往往就是只要在第一次交手之中,被對方牽住了鼻子,以后就會一直被對方牽著鼻子走,對于信心,打擊太大。”

楚陽嘆了口氣,道:“誰說不是如此?下三天的鐵龍城,豈不就因為一開始墜入了第五輕柔的算計,竟然十七八年都沒有翻過身來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