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人,一個剛才說話的,想必就是那‘賀老三

緊接著,又是一片sāoluàn,那yīn陽怪氣的聲音更加囂張的響了起來:“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徵信居然是一位‘小爺’!哈哈……賀老三,看來你要拜人家當干爹了,還想吃ròu哈哈……那不是把你親爹吃了么?”

隨著一聲惱徵信羞成怒的大喝,幾條人影突然在前方現身出來,當先一人,臉如鍋底,鼻孔朝天,招風耳朵,頭發稀疏,看不出多大年紀,獰笑道:“剛才說話的我那‘小爺’是哪位?出來,讓孫子我見識見識吧。”

楚陽雙目森寒,看著面前這幾個人。

yīn暗的叢林中,人影瞳瞳,還有不少人在暗中隱伏著,注意著這里的動靜。

面前出徵信來了五個人,這五個人若是不出來,實在很難發現。因為他們個個都是一身黑衣,甚徵信至連全身皮膚都是黑的,連眼珠,幾乎也見不到白sè,唯有在轉動的時候,才會有一絲絲白眼球出現。

楚陽凝目看去,果然如同魏無顏所說,根本看不出對面人的修為!

五個人,一個剛才說話的,想必就是那‘賀老三’,奇形怪狀;另一人瘦小枯干,整個人沒有五十斤重,蹲在那里,活像是一頭大馬猴,尖嘴猴腮,看著楚陽的眼中,閃著惡毒的光芒。

還有一人,則是比較胖大,一身féiròu,面目猙獰。另一人,則是又瘦又高,活像一根麻桿,一顆頭顱居然是尖尖的,如同長矛的矛尖一般,尖頭上一根頭發也沒有,黑黝黝的光滑無比,一直到兩個耳朵的位置,才有一圈細細的絨máo……

最后一個人背對著楚陽等人,看不清什么樣子。

這時,那賀老三又獰笑起來,一邊擰小,一邊伸出血紅的舌頭,tiǎn著自己的嘴chún,有些貪婪地看著楚樂兒,嘶溜溜的又吸了一口饞涎yù滴的口水,才怪笑道:“剛才說話的我那位‘小爺’呢?您的孫子賀老三來了,還不出來接受膜拜?”

魏無顏皺了皺眉頭,這人能這么說話,已經是根本不將他自己的祖宗放在眼中,更不要提什么忠孝節義,倒也真是毫無廉恥可言了。

楚陽冷笑一聲,踏前一步,道:“你就是賀老三?小爺就是剛才說話的人,不過,憑你這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樣子,小葉要是真有你這么一個孫子,當真是死了也要從棺材里跳出來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