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夜弒風哈哈大笑,豪爽道:“走走走

要是紫大姐生了你的氣,我可不幫你。”

楚樂兒委委屈屈的點了點頭。

楚陽說話的聲音雖然低,但卻怎么能夠瞞得過紫邪情靈敏的視聽?

台北當舖 他對楚樂兒說這段話,紫邪情怎么會聽不到?

另一側的房間中,紫邪情聽著鉆入自己耳朵的這段話,不由一陣怔忡……

開解了我的寂寞,卻不台北當舖是喜歡。

欣賞,更不是喜歡。

門當戶對……

或許,真的是這樣子的吧?

三人窩在蘭香園台北當舖中,過了三天。

從第四天開始,楚陽驟然的忙碌了起來。

天天早出晚歸,一天的時間,幾乎就平均分攤在南宮逝風、蘭唱歌等人身上,不斷的收取新的情報,不斷地在策劃著什么。

每天晚上,都在冥思苦想,一有時間,就會自己蹲在地上,用樹枝在畫著什么。

他這段時間里所想的台北當舖事情,信息量之龐大,其中關系的錯綜復雜,連紫邪情見了,都是觸目驚心。真正的認識到了,智者與武者……天壤之別!

忙了兩天,又停了停。

然后楚陽再度忙了起來。

只不過這一次忙,卻是被動的忙碌。

九大世家的夜家夜弒風率先找上了門來:“楚兄,今天貌似很清閑?”

楚陽呵呵一笑:“還行,這幾天沒啥事兒。光閑著了。”心中卻罵一句:放屁!我今天清閑?我哪一天在忙什么,都被你的探子打聽的清清楚楚,你能不知道?我今天若不清閑,你會來的這么巧?

“太好了。”夜弒風哈哈大笑,豪爽道:“走走走,早想與楚兄一醉。今天正是天賜良機啊。”

“這……”楚陽為難的遲疑著,眼神閃爍。

“怎么?楚兄莫非還不給我這個面子?”夜弒風佯作不悅:“就咱倆人,這有什么?走吧走吧。咱們一見如故,正該好好的交個朋友,楚兄,到現在我才明白了一句話,人在江湖,朋友最珍貴啊。”

他嘆了一口氣:“相識遍天下,知音有幾人?楚兄……”

楚陽呵呵一笑,終于下定了決心,道:“夜兄,實不相瞞……我現在出去,實有不便。要不然……我們就在這蘭香園中喝一頓如何?我這里,還頗有些好酒。”

“這當然是更好,只是唯恐打攪了楚兄的清靜。”夜弒風說道。

“這有什么?”楚陽殷勤的將他拉進門來。

楚陽親自下廚,做了幾個小菜,拿出酒來,兩人也不怕冷,就在院子里花架下對坐而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