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人便如是在跳集體舞,楚陽身在中間,乃是領舞。

他本來是因為有著絕對的把握自己能夠不受傷,又擔心九劫劍法被認出來,才存著試探的心思,用出了這一套柔水劍徵信意。

一開始,很是狼狽了一會,但隨著劍勢展開,楚陽卻越來越是揮灑自如。

尤其是第一徵信股柔和的劍氣帶著弧度,如同深水之中的暗流一般涌動出去的時候,楚陽心中豁然開朗。

這套劍意,乃是在水中悟得。

身處水中,完全被水流包圍,就如現在自己被敵人包圍。一樣!

面對這種情況,想要用暴力突圍或者制勝,根本沒有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水流的力量,用自己的徵信力量加以引導。

讓敵人進攻自己的勁氣,隨著自己的劍意方向隨之運行,則自然而然的不受傷害。

楚陽極為細心的展開長劍,在四個徵信人的包圍中,便如是隨bō逐流的浮萍,在風bō之中漂流,在風口浪尖上起伏,但不管風浪多么大,這一朵浮萍卻是絲毫不受傷害。

他的動作輕盈,劍勢緩慢,柔和,但每一劍出去,必然的會構成一股纏纏綿綿溫溫柔柔的力量,將敵人攻擊而來的勁氣巧妙地引得偏到了一邊。

開戰之初,兵器與兵器之間,還有碰撞的現象發生,鏗鏘之聲不絕于耳。

但,隨著戰局越來越jī烈,這種兵器碰撞的聲音竟然慢慢地減少,到最后,更是完全消失了。

一直到最后,戰局中出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

楚陽輕飄飄的一劍往左一指”身前明明有明晃晃的六件兵器即將刺到他身上,但卻不知為何,隨著他劍尖一指,那六件兵器也不由自主的改變了方向”同時往左一指。

楚陽一劍往右一指:于是乎四個人滿臉通紅的拼命控制著自己的兵器,卻依然止不住的再跟著往右一指……

動作整齊劃一。

五個人便如是在跳集體舞,楚陽身在中間,乃是領舞。

他長劍一擺,一扭屁股,那四人就跟著兵器一擺,一扭屁股長劍又一擺,再扭兩下屁股:那四人又是有樣學樣的跟著扭兩下屁股,………,

這個場景”滑稽無比。

楚樂兒甚至看表演一般,看的笑不合口:“太好玩了: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他們都跟著大哥學呢?他們可是在打仗啊這樣子怎么打仗啊?”

魏無顏臉上一片震驚,眼中一片震駭!

根本沒聽見楚樂兒的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