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用長針的胖子縱然是在痛不yù生的痛苦之中,也是禁不住目瞪口呆!

但下一刻,四個人真的哭了起來,因為他們的幻想,突然間就在剎那間成了真:楚陽卻并沒有將他們一劍兩斷,而是放過了他們。

接著又是一劍橫撇,四個人不再自主的徵信大彎腰,整齊劃一的將手中的兵器往一邊鉤拉。

徵信 那使雙鉤的這樣做,還是中規中矩但其他三人這樣做,卻活像是在河里撈魚一般,而且是以一種慢動作撈魚…

人人臉上抽搐大汗淋漓,目中滿是恐懼。

楚陽長劍往下面一指。

四個人同時將兵器往自己kù襠里砍去。

一時間,四個人徵信同聲慘叫,臉上肌肉抽搐著,眼中眼淚嘩嘩的,滿是恐懼與憤恨但手中兵器卻是毫不猶豫的狠狠切在了自己的kù襠里!

就如是集體舞的最后一個謝幕動作一般。很訓練有素徵信的那種整齊!

啪的一聲,血光迸現。

四坨累累贅贅的物事,從四個人的kù襠里熟透了的柿子一般掉了下來。

四個人接著又是相同的動作:兵器依然保持著往下插的姿勢身體微微弓著,屁股稍稍撅著,然后都是猛地仰起頭,張開大嘴,對著長空慘嚎。

“啊啊啊n~n”

用劍的還好些直接一劍下去,那話兒整齊掉落。那用雙鉤的和用長針的,卻幾乎是將自己下面狠狠地撕下來的這是何等痛苦?

難怪他倆叫的聲音格外的嘹亮,格外的昂揚,神情也格外的扭曲……………,

與剛才他們的幻想一樣,果然被對方就這么用匪夷所思的方式指揮著……………,自己將自己閹了……

隨即楚陽又做了一個動作。

他嘿嘿一笑,手掌一伸,小指一動一柄劍竟然在手掌之中刷刷的轉起圈子來,倏忽之間已經轉出了一片大大的光暈,劍光縱橫,

光暈慢慢彌散,讓人渾身發寒。

那用長針的胖子縱然是在痛不yù生的痛苦之中,也是禁不住目瞪口呆!

這…這不是我用長針的用法么?怎么到他手里去這樣用起長劍來了?

隨即,楚陽一聲喝:“殺!”

“補藥啊!”四個人一生大喊求饒,驚慌失措之下,居然將“不要,齊刷刷的喊成了“補藥,……

聽得楚陽都愣了一下,心道:難道這是這里的獨特方言?

他剛剛閃過這個念頭,掌中呼呼旋轉的長劍已經迅速的刺出收回”

再刺出再收回:正如那胖子用長針的攻擊方式一模一樣!

噗噗噗噗!

四個人正在仰著脖子慘叫,這姿勢實在是太方便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