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二月 2015

紀二爺的慘叫聲如同殺雞。
肯定不會是天地玄黃果,上次唯一的一枚也是楚陽以xìng命為賭注半博命、半取巧弄出來的,弄出來還徵信社要浪費許多,才能分潤給大家,實在是因為那玩意的效力實在是太霸道了,就算是現在,眾人同樣沒有能力消化。
這次的好事雖然不是再度獲得天地玄黃徵信社果,但好事的成因卻與天地玄黃果有相當的關聯!
那到底是什么好事呢?!(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十三章 玄天神髓
徵信社 楚陽才一到了執法城下,就敏銳地感覺到了異常。
這倒也不是因為天地之威而引起的異常,而是自己的九劫空間之內出現了異常。
在經過某座宮殿的時候,楚陽突然清晰感覺到,九劫空間內猛地紛亂了一下。
劍靈驚呼出口:“停下!快停下!”
楚陽一驚,立即停下腳步。只聽劍靈道:“趕緊停下,九大奇藥造反了……”
楚陽滿頭霧水。徵信社
九大奇藥造反了?這是什么話?
怎么會?怎么可能?
“這里應該是有九大奇藥最后一味,不會錯的!”劍靈的聲音里透露著狂喜。
楚陽也是大喜過望。 . .
九大奇藥,自己歷盡周折,才得到了其中的八種;難道說現在最后一種也要被自己得到嗎?
匆匆跟莫天機等人交代了幾句,莫天機等人了然先上去了。就只留下楚陽自己一個人在這里。
下一刻楚陽就進入了九劫空間的內部。
才一進入,立即就被眼前的光景嚇了一跳。
自己原本得到的九大奇藥,基本都是在得到九劫劍的時候有所發現;但其中也有一部分不都是如此;總而言之,九大奇藥自從被楚陽得到,除了起到過速配九重丹的特效之外,就沒有表露出更多的特殊用處,也沒有表現出所謂“奇藥”的特質。
但這一次的“動靜”,卻是與以往大相徑庭。
只見九劫空間里上空縱橫交錯,一道道流光飛來往去。
一道冰寒的氣息從楚陽上方高速掠過,那是玄冰玉膏;正通體發出寒幽幽白森森的霧氣,如同彗星一般在天空不停搖曳。
在冰寒氣息之后,又有一道炙熱的氣息隨之而來,兩道氣息似乎在進行著某種殊死爭斗。楚陽看的真切:這一道通紅的光芒,正是玄陽玉髓。
隨即又有兩道光芒交纏著而來,風雷震震,正是乾坤玉膏。楚陽清清楚楚的記得。這乾坤玉膏,只要再進一步,就是所謂的“風雷天心”。

前后只得片刻,墨云天方面的軍隊,四下散開,讓出了神源之境的入口。
這一點,讓上空的言如山也感到了詫異。
看來這個夢大將軍,還真是一徵信個極端可怕的角色!
這,都能忍?
隨著墨云天的人閃開,各大超級門派的人就要進入了,他們早就等得不耐煩了,這里始徵信終是兩天軍方對峙的地點,如果不是神源之境中的寶物實在誘惑到無可抗拒,早就遠離這是非之地了,現在有了進入的機會,還是及早進入,越早完成越好!兩大天地之間的糾紛你們自己掰扯吧,跟咱們可沒徵信關系!
夢大將軍皺緊眉頭觀視著周遭動靜;身側,一位將軍湊上來,急促的說道:“將軍,這……”
“閉嘴!”夢大將軍低沉道:“我們此行的任務是活捉楚陽,殺死墨云天叛徒,絕對不是要與東皇天開戰!只要完成了那些,我們就算受再多的屈辱,也是完成了任務。若是真的與東皇天開戰,那么,我徵信等就算完成了任務,也是整個墨云天的千古罪人!”
“一旦開戰,后果就是,整個墨云天尸橫遍野,整個東皇天也將會尸骨如山……而這一切,居然是我們無意中侵入造成,到那時候,我們就是死了千萬年,也是史書留名,遺臭萬年,永遠的罪人!”
夢大將軍咬著牙,道:“忍!一定要忍,忍下去!”
“是!”那位將軍激靈靈打了一個冷顫。
是的,只是憑著一時熱血開戰不要緊。若是只有自己一人,死了也就死了;但問題是,自己這些人,現在代表的可是整個墨云天!
上方,言如山還打算要再次雞蛋里挑骨頭,繼續挑釁,不料……
下方一個聲音撕心裂肺的傳了上來!
“這里的對手全部都是僵尸!他們不存在因受傷而減少戰斗力的狀況!一般要害攻擊對他們沒有作用!”
“這里還有極其強悍的劫難神魂!已經超出了我們能夠抗衡的極限!”
下面的消息,終于傳了上來。
夢大將軍聞言勃然色變!
霍地轉頭看著木長老雪仙子等人:“這里竟有劫難神魂的存在?”
他根本就沒有了解過這里的具體情況,就這么匆匆忙忙而來,哪想到這下面居然還有那么一個大坑貨?
雪仙子神情冰冷,淡淡道:“將軍玩笑了,被封印的神源之境下面產生出劫難神魂很奇怪嗎?還是說將軍根本就不知道何謂神源之境?”
夢無涯此刻那里還有空理會雪仙子的態度問題,心急如焚的長身而起,化作一道黑煙,迅速進入了甬道之中。

刷刷刷,連續三人疾速進如。
一見到往昔金徵信碧輝煌的大殿中突然變成了滿目狼藉,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
這是什么情況?
難道有外地來襲?可是……雖然滿眼狼籍,怎么就沒有那么一點打斗過的痕跡呢?!
妖后滿臉殺氣,一揮手,厲聲喝道:“傳我命令!……”
三人同一時間站直了身子。
妖后陛下可是有年頭沒有這么聲色俱厲了,徵信看來是有大事情將要發生了……
妖后那話舊止說了一半,那句殺伐果決的話突然變成了意味陡轉:“傳我命令……將大殿打掃干凈!”
隨即嘆了口氣:“哎!”
三人徵信同時暈翻。
我的個天哪,陛下……陛下您徵信也太有那啥了……
您老人家這么大張旗鼓將我們仨叫進來,如此鄭重其事的下命令,就是……就是要將大殿打掃干凈?
妖后深深嘆息一會,心中憋悶實在無能向外人道,她很清楚的認識到,雪淚寒說的話絕對不是開玩笑。他完全做得到,而且還敢那么做!若是真的將雪淚寒惹瘋了,雪淚寒絕對能夠拖著兩大天地同時毀滅!
作為九重天闕的第一帝君,雪淚寒絕對有這個能耐。
…………
(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二百九十七章 重逢,多少悲歡
雖然心中極度不爽,但妖后絕對不敢拿整個妖皇天來冒險!
東皇雪淚寒有這個膽量,有這個氣魄……
雖然心中極度不爽,但妖后絕對不敢拿整個妖皇天來冒險!
東皇雪淚寒有這個膽量,有這個氣魄,而妖后卻絕對要顧慮良多……
“哎,形勢比人強,就算因此得罪了元天限……也總比得罪雪淚寒要強,兩害相權取其輕吧。”妖后悶悶的尋思著:“反正元天限那家伙也打不過我…再說,元天限的行徑也確實很讓人討厭……雪淚寒那家伙,雖然也很討厭,但也還是有些可取之處的,再怎么說也算是我的……”
想著想著,妖后白皙的臉上居然紅了一下。隨即又是暴怒:“那個混蛋!都這么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略微的收斂一些,求人還帶威脅的!居然還是威脅的我!真真可惡!”
“只是那個楚陽,到底是個什么人呢……”妖后的暴怒逐漸的平息,開始沉思起來:“這小子只怕不簡單啊……不僅殺了墨云天帝的小兒子,還是東皇天帝的拜弟……”
說到這里,一股怒火又沖上來:“混蛋雪淚寒,你就只知道擔心你兄弟,你直接親身前來把他帶走不就得了?為何還將他留在這里?!把這個禍害留在老娘的妖皇天算怎么回事?!”
隨即下令:“來人,給我把太子叫回來!”
有人戰戰兢兢的上來匯報:“太子……太子在落花城……”
“我還能不知他在落花城?”妖后大怒喝道:“我說的是讓他以最快速度給我滾回來!我管他在哪里!趕快去辦!”
“是!”三個人急速的收拾了大殿中的狼藉,滿頭冷汗的退了出去。

等于是實力在這一瞬間翻了好幾番!
那么……
李家兩大地級高手,對楚陽來說,又有何懼?徵信社
這個道理,言如山清楚,貓膩膩清楚,鷹鉤鼻子和他的手下也盡都清楚;甚至,就連李家這兩位老祖宗,也都清楚明白!
至此,李家徵信社兩個人臉色慘變,幾無人色!
“走!”李家老祖當機立斷,抽身飛退,既然不可力敵,就只有避其鋒,留下性命,才能論及未來,留下死磕,只有妄送性命而已,全無意義。
“走?!你們還想走?哈哈哈……”徵信社楚陽狂傲的笑聲凌空而來,一道閃亮的劍光,如同奔雷掣電。
壓著我打得我如此的狼狽不堪,如今一見我突破了,打不過,居然就想逃走了?
天下間有這么便宜的事情徵信社
楚陽一聲長嘯,殺機凜然:“屠盡天下!又何妨!?
九劫殺招,再臨塵寰!
屠盡天下又何妨,對于九重天闋大陸而言,這又是一招聞所未聞的驚世劍招!
九劫劍法,歷來只在九重天大陸有過流傳,前八代九劫劍主都是不符合九劫劍的真正傳承需求,從來都沒有人上到過九重天闕,所以,這九重天闕之上,除了雪淚寒一個人之外,就再也沒有人知道九劫劍法的威力!
但,這關系到雪淚寒的最大計劃,所以雪淚寒是絕對不會泄露出去。可以這么說:就算將雪淚寒碎尸萬段,他也絕不會泄露一星半點!
所以在九重天闕也就沒有人知道,這世上竟然還存在著一套如此神奇的曠世劍法!
在李家最強兩人駭然若死的目光之中,在圍觀眾人不可置信的驚怖眼神下,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輝煌煊赫,連接天地的恢弘劍光!
一股森然的殺機,隨著劍光的出現,就那么突如其來地充盈了整片天地!
所有人的血液,似乎在這一刻全然凍結了!
眼睛看出去,別的一切似乎都已全部消失,天地之間,就只剩下了這一道璀璨輝煌的恢弘劍光!
噗!
在這九重天闕多少萬年來都從未出現過的絕頂殺招之下;稍稍落后的那位李家二祖幾乎是毫無抵抗防御地就被這一劍從中斬落!
斬立決!
斬立斷!
隨著一聲慘嚎,那往前急速狂奔疾馳的身子在中劍之余,居然還繼續向前沖出去了數十丈,這才“嘩啦”一聲在半空中分成兩半,尸身雖一分為二,然而每一半尸身仍舊持續向前沖了數百丈的距離。這才“啪的”分兩個方向掉落在地上。
好驚人的一劍。

其實我甚至懷疑,他們也未必就一定會在這里,但,挖開卻一定有新的線索!”
“是!”
幾個墨云衛上前,另外,幾百墨云衛圍成一個徵信大圓形,每個人都運起了十成修為!隨時準備攻擊。
有些人,眼中已經露出來興奮和殘忍;一想到楚陽等人有極大機會就在這下面,稍候就將被自己等人一舉擒獲,甕中捉鱉的那種詫異神情……忍不住心中就很爽!
一大塊石頭被搬出來,眾人都是一陣寒意。
徵信 這塊大石頭,足足有數十萬斤!居然能被無聲無息的切出來?這陣勢……
然后又是一塊,又是一塊……
再一塊……
如此往復,慢慢的已經下去了徵信數十丈。
“楚陽肯定不在這下面了。”夢無涯嘆息一聲:“竟然連我也上了他的惡當,此子當真了得!”
夢大將軍雖然發徵信話了,但一干將士始終不甘心,左右都已經搬了這么長時間了。萬一底下有什么有用的線索呢,抱著這個心理,終于將這個大洞終挖到了最底部。最下面,是一塊平平整整的石頭,上面還用劍尖龍飛鳳舞的刻著一行字:“搬了這么久石頭,兄弟,你累不累?真心的說一句,辛苦了!”
“混賬!”之前一直小心翼翼搬運石頭,唯恐有任何損失。毀去追蹤線索的那名墨云衛火冒三丈,手起一掌,就要將這塊石頭拍成齏粉。
“慢著!”夢無涯仔細地看著這十幾二十個字:“這些字的字跡很是潦草。顯然寫的時候十分的倉促,尤其最后一個字‘了’,甚至都沒寫完,幾乎就是一筆帶過的……”
夢無涯皺眉:“當時情形應該是這樣的。楚陽一馬當先。率領人手到了這里,立即開始運作這里的布置,我甚至懷疑這里根本早就是他選定的一處迷惑地地點,否則實在難以做到如此的一氣呵成,布置之后立即遁走,之用土層淺淺覆蓋,估計只是臨走一揮袖子而已……”
“將軍,楚陽這小子當真有如此算計。果然了得。”
“我倒希望是他事先定計,若然只是隨機應變。因路經此地偶然察覺此地地點適合布置誘餌而布下此局,那此子的心智就太可怕了,隨手布置,渾然天成,步步算計人心,這樣的敵人,錯非實力遠不如我方,若是實力只是相差不遠,只怕我等將死無葬身之地!”
眾將官聽過夢無涯的分析,盡都為之駭然!
“將軍說的是,不過現在的情況是我追彼逃,我方實力占據絕對的上風,只要能夠將這個禍害消滅在未茁壯之前,一切就都為時不晚!”
“這話說得在理,只是他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會是什么方向呢?”
夢無涯思索著,審慎的目光觀測著周遭的密林,甚至連自己等人前來的那一面都沒有放過。

其實問題卻在于……他們不知道的是——楚陽先前曾經進來過……而且,這一次雖然出乎預徵信料,但楚陽卻有劫難神魂接住了……
而他們,卻沒有這待遇!
這就直接的造成了這場悲劇。
尤其是最底下的哪兩人。
轟的一聲整個人直接砸進入了堅硬的石頭之中。當場周身上下筋斷骨折,五臟六腑直接重傷。還未來得及緩一口氣徵信,就有自己的同伴隕石一般狠狠砸在自己身上!
連叫都徵信沒叫出來,就直接死于非命了。
最慘的是,若是只是單純死了,兩人也不擔心。因為到了這種地步的修為的強者,基本上都能保持自身靈魂不滅。
只要托人打通幽冥通道,交好晨風流云;便可以在世輪回一遭了……
但,這空間里面,卻還有一個專門吞噬靈魂的劫難神魂!
這下子,就是徹底的悲劇了,直接就是萬劫不復的慘淡收場了。
上面落下來的數百人,只有最后的一徵信兩百因為要保持與上面的聯系,所以飄落的相對慢一些;卻也因此而躲過了死劫。
里面,劫難神魂已經開始大發兇威,在無聲無息之中肆意屠戮。這些人的修為本就比他低得多,此刻又是事出意外,身負重傷,甚至還得分出相當的力量抗衡陰寒死氣的侵蝕,哪里還能有什么抵擋之力。
前后不過是片刻時間,已經是一百多人喪命在劫難神魂手中,還都是形神俱滅,萬劫不復的那種。
這時候,才有人大叫起來:“大家注意!這下面有怪物!大家背靠背,趕緊集中在一處,合力抗敵,才有生機。”
高手就是高手,即便是在這樣惡劣的情況下,迅速的制定了最合適的方案。
但六個僵尸一個劫難神魂已經兇神惡煞的撲了上來……
僵尸本身就沒有靈魂,乃是不怕痛還不怕死的特殊存在,
正是比死士還要標準的死士!
在極度黑暗的環境之中,僵尸如魚得水,全無顧忌、肆無忌憚大打出手,所形成的破壞力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高。
而墨云衛與銀甲兵雖然各自都帶有不同程度的震傷,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惡劣局面之中,但此刻身經百戰的他們卻也已經冷靜下來了,自發的在黑暗中列成陣型,以最符合當前環境的方式,進行最頑強的抵抗,至少已經不像之前一般一面倒了。
這一場戰斗,歷時很短但卻激烈至極。但卻就只能聽見戰斗中不可避免的彼此碰撞聲音,除此之外,再無更多生息。竟然始終不曾聽到任何一個人大吼大叫或者慘叫呻吟。

第四,莫輕舞前世的記憶復蘇,雖然依然是今生的記憶占據了主導地位,但前世的理xìng與習慣的順從于楚陽依然在潛意識之中存在徵信社
這些條件,委實是缺一不可的,缺乏任何其一,都難達成眼前的結果。
連本應該意見最大的莫天機,此刻也是摸著下巴,不知道說什么了,只是一個勁兒的搖頭:“楚陽,我說你這個兒子,真真是聰明的過了分……妖孽……妖孽啊。”徵信社
…………
向一路追隨到現在的兄弟姐妹道謝!
感謝你們。
今天是盟主“天馬流星腳”的生rì,讓我們祝他生rì快樂!
天馬流星腳,很可耐的一徵信社個大叔,只要在群里出現,第一句話必是表情!第一個表情,必是面癱!
所以被稱為‘面癱天馬’。希望大家一起祝福面癱天馬的生rì,祝他快樂。(未完待續。)
徵信社
第八部 第一章 善后九重天
楚陽摸著下巴,與莫天機同樣表情,道:“你也不看看是誰的兒子,聰明那是必須的,妖孽算什么,你不也很妖孽么……”
只見莫輕舞已經抱著鐵楊開始一個個的搜刮見面禮,第一個當然就是莫天機:“小陽,這個是你舅舅,叫舅舅。”
“舅舅好……”
“嗯,跟舅舅拿見面禮,千萬不要見外啊。”
莫天機瞠目結舌,一臉菜sè。自己這個妹妹,一轉身就把自己賣了?
“我知道啊,舅舅肯定有最好最好的東西……”小家伙天真的伸著小胖手,很無邪的說道:“東西不好舅舅都不好意思拿出來……”
莫天機的臉,直接就綠了。
“這個是獨行叔叔。”
“獨行叔叔好……”. .
“跟獨行叔叔要見面禮,也不要見外,都你爹的好兄弟來著。”
“……”顧獨行眼珠子幾乎掉了出來,看著面前伸著的粉嫩的小手,只好僵著臉笑著,開始搜腸刮肚的在自己戒指里搜刮,自己到底有什么是適合小孩兒的呢?還得是適合眼前這小孩的呢……這真頭疼啊……
其他的兄弟們眼下雖然還沒有輪到,卻都已經開始打開戒指在翻找,因為自己貌似也是某爹的好兄弟來著,一個個的盡是一頭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