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而后兩句則純粹是雪淚寒舞文弄

而后兩句則純粹是雪淚寒舞文弄墨的習慣,加上兩句湊個完整而已。
“以前我一直執著于有情道,無情道。”楚陽淡淡的笑了笑:“其實是我自己錯了;或者說,天下人都錯了。”
徵信 “無情的是道,有情的是人。這其中,其實是毫不相干的。”
“無情的是道,有情的是人;無情的世道,有情的世人。”楚陽搖頭笑了起來:“世人的誤區,就在于將人與道結合在一起來考慮。徵信其實,世上本無道,天下人有情。便是如此。”
一下子想通了這一點,楚陽只感覺渾身輕松了起來。
徵信
這份感悟,雖然現在并不能為自己帶來實質性的好處,但那種無形的好處,卻是足足可以伴隨自己人生每一步!
體齤內的九重天神功似乎活躍了起來,在緩緩的蠕動,運行。
楚陽心中一動,就急忙抓緊催運,體內的修為長江大河一般奔騰起來;但,楚陽卻徵信是發現,那屬于九重天神功的根本能量,依然蟄伏在丹田,緩慢的蠕動。
并不積極。
而且,一絲朦朧的紫氣,在丹田之中,緩緩地動作。
只有這一絲紫氣動作的時候,九重天神功,才會隨之而動。
在此之前,他竟然從來沒有發覺到,自己的丹田之中的靈氣,什么時候多了一絲紫氣!

第四百六十章 老子干了!
泣一絲紫氣是哪里來的呢?
楚陽有些迷惘。
按說,自己現在天天在九劫空間里吸收鴻蒙紫氣,整個經脈中,有時候都是紫瑩瑩的:威力也感覺大了許多。
但丹田氣海,卻從來沒有出現過。
如今,總算出現了,而且只有一絲。弱不可查。
“劍靈,你在么?”楚陽問道。自從雪淚寒出現,劍靈就不知為何,猛的沉寂了下來。
“我在。”劍靈尊敬的問道:“主上走了么?”
“早滾蛋了。”楚陽哼了哼,對某人的小氣還是有些憤憤。
劍靈這才輕松了起來,道:“你剛才在識J什么?”突然一聲驚呼:“這……這不是主上的天品酒?這難道是主上的水火玉……,你……,主上怎么給了你這么多?”
楚陽很得瑟的道:“我要,他能不給?”
劍靈嘶嘶的抽著涼氣:“據我所知,水火玉或者還曾經贈送過別人,但天品酒,卻從來沒有人喝過……,嘶,還有乾坤壺……。”
“毛,乾坤壺?”楚陽嗤之以鼻:“就是一個大號的酒壺而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