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而士兵所在的那一隊,目標就是

而士兵所在的那一隊,目標就是他常去的青樓,那位紅牌姑娘,也正是打擊目標。”
“這可怎么辦?”鐵補天湊趣的說了一句。
楚陽板著臉繼續講述徵信:“但這位士兵也真是個狠人,一絲不荀的執行了命令,親自徵信率人,將這座青樓一網打盡,其中,就有那位姑娘;而且,這個時候距離他剛剛鬼混完畢,還不到兩個時辰。”
“為什么?”鐵補天瞠然道:“他不是很喜歡那位姑娘嗎?為什么要這樣做?”
楚陽板著臉,道:“這位紅牌姑娘也是這么問的,很悲憤的看著他,徵信問道:你對我的感情,難道是假的?剛才你還在我床上,現在你就來抓我?”
“對啊,這個混賬士兵是怎么回答的?”鐵補天更奇怪了。
楚陽依然板著臉,說道:“那位士兵說道:徵信脫下褲子的時候,當然有感情,可是我現在已經提上了褲子,哪里還有什么感情!鳥的感情!”
鈥補天忍不住有些臉紅的笑了起來:“這位士兵,雖然無情,倒也是個妙人兒。”
突然怒道:“你剛才說,因為我想起了這件事;你的意思是,朕,就是這位士兵?”
楚陽眨眨眼:“我可沒這么說己說的。”
鐵補天禁不住就有些臉紅,又有些惱怒,想起自己當年為他療傷,傷好了,自己就裝成了沒事兒人一樣……,這個……,貌似與故事里面的士兵,還真是有些異曲同工之妙?
想起楚陽那句‘脫下褲子的時候,當然有感情;可現在我已經提上了褲子,那里還有什么感情?,不由得一陣心虛。
當初救伽…可不就需要脫褲子,再說了,既然肯那么做,當然是有感情的”…若是對他沒感情,怎么會那樣的救他?但……而自己提上褲子之后…”貌似就將那件事壓下來了……,
這這這……
怎么想,怎么覺得這貨說的就是自己。
皇帝陛下畢竟是有些心虛,想到這里,臉紅耳熱之余,心中驚疑不定的在懷疑:難道……他已經知道了?
想到這里,禁不往偷偷的瞟了楚陽一眼。
卻見這貨正在眉花眼笑,樂不可支,心中一松,心道:看著這家伙就是講了一個下流笑話而已。
咳嗽了一聲,皇帝陛下說道:“嗯,楚御座說的這個笑話,倒也是給朕敲了敲警鐘啊,現在有些執法人員,也正是如此……咳咳,私下里男盜女娼,但一遇到公事,就翻臉不認人……,長此以往,也將導致民心離散,這個問題,不容小覷……”
楚陽深有同感,道:“不錯,現在很多青樓姑娘都說:這幫城衛安全軍啊,脫了衣服槁我們,穿上衣服抓我佩”的確,執法工作人員的素質,才是首要提高的當務之急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