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那已經消失掉的真元,竟然重新開始點滴聚集,漸次增長……
如此神藥,每個人,都不敢多喝。
因為這種藥,絕對不會有很多!看楚陽的珍視程度就能夠看出來。
五十個人喝徵信了一圈,大碗再次回到楚陽中,居然還有一小半。
楚陽心中一酸,從戒指里面取出一之小玉瓶,將這半碗渾濁的水小心地徵信傾倒了進,細心的收好!
每個人的眼睛都亮晶晶的看著楚陽小心的收起這小半碗水,這一瞬,有一種叫做‘希望’的東西徵信,自每個人的眼底莫名升起。
這種藥,還有剩!
下次,大家小小的抿一口,應該還能再支撐一次!
這樣兩次下來,也許,也許我們就能逃出生天了!
“走!”楚徵信陽再次下令,五十個人同時動身。
在蒙蒙的秋雨中,渾身泥漿的拔身而起,向著茫茫未知命運前進過!
……
楚陽不知道時間已經過了幾天,自從開始逃亡,就似乎沒有了時間觀念。
什么是白天?什么是黑夜?
自己早已經分不清楚。
似乎都已經不再重要!
只是知道,自從開始下雨,自己就一直處在追殺之中。
這一路走來,到底已經遭遇了多少次戰斗,楚陽也已經根記不清了。
因為這個同樣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就只有突圍出,活下!
在又一次突出重圍之后,白雨辰長老丟了一條臂;卻一直到突出重圍之后才發現這點,對此,白雨辰自嘲的道:“之前看一些傳奇小總是看到戰斗,有人被一劍刺中,就是慘叫一聲,然后再開始戰斗。”
“現在才真正知道,那些都是騙人的。”白雨辰一邊看著車旭初包扎自己的傷口,一邊自嘲道:“在這樣的戰斗之中,早已經紅了眼,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往外沖而已,那里還在乎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少了什么零件?若是當時就被殺了,估計也就是如此稀里糊涂的死了吧,其實要是當時真還有功夫想其他的,我想我已經自爆了,臂都沒了,戰斗力大打折扣,哪里還有生路,可是現在,我卻沒這想法了,少了一條臂算什么,我還有一條臂不是,還要是能拿劍的右,沒相干的!”
楚陽禁不住笑道:“白長老這話的果然有趣,不過,受傷慘叫乃是身為生命的自然反應;不可能真就沒有的,只不過是我們這般幾乎忘我的戰斗,這世上并不多見,高度集中的戰斗意識,自動忽略了人身的底層感官罷了。”
大家都是一陣嘶啞的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