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無人會為咱們主持公道,只要墨云天帝想前來報復,為兒子報仇。徵信他就可以避過這個規則,甚至是無視這個規則。”
楚陽苦笑一聲:“我們雖然明知道理在我們一方,對方理虧。但對方力大,勢大,我們無力抗衡,公道從來不在人心,是非只在乎于實力。黑白如何能得分明。”
鐵補天深深蹙起眉頭:“不錯。就算拋開實力差距,就算明徵信知道他們是在鉆了規則的空子進行報復,我們想要反駁他們。在對方的這種理論之下,也是各執一詞,無法分斷,更別說對方根本就不會跟你講道理。絕對的實力之前。道理只徵信是一個笑話。”
楚陽緩緩道:“所以我們只能抗爭,就只有這一條前路而已!”
說到‘抗爭’二字,楚陽的臉上露出來一股強烈的戰意。
徵信 耳邊似乎響起了莫天機的一句話。
“天上磨刀石,待我去磨刀!”
……
“就是不知道是我這把刀磨得更鋒利了?還是直接我這把刀給磨斷了呢?這次的磨刀石質量可是太夠勁了,呵呵!”楚陽心中想著,最終歸于哈哈一笑。
管他娘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不起就是一死。人死鳥朝天,不外如是!
……
連下來的依戀三天。貓膩膩都在求生不得、就死不能,九死一生,痛不欲生的感受之中度過的,每一天都要被貓小懶各種虐待各種蹂躪各種招呼,但,眾人卻也慢慢地看得出來,貓小懶的手法越來越輕,越來越溫和,若開始時折騰,這會是湊趣的輕撫了,換言之,貓老師已經快要接近苦盡甘來的那時候了……
氣,貌似已經出得差不多了。
不過每天清晨,楚陽等人仍舊還是在貓小懶的咆哮聲中匆匆起身的。
那咆哮聲遠遠傳來,聲震整個楚家大院,聞之驚魂喪膽,當者立即清醒,決計不用第二聲。
楚陽等人自然都是一肚子的怨念。
這妞精神怎么就能這么的旺盛呢?
閃電蛇和雷霆狂刀等人都紛紛來找楚陽說道:“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莊主您若是有辦法,就幫貓膩膩提升一下修為吧……實在是沒法看啊……”
這倒是一下子提醒了楚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