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楚陽如同彗星一般突然強勢崛起,兩人心中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徵信
唯一感覺只有五味雜陳,復雜得到了極點。
但兩人卻又有同樣的一種感覺:若我是身在楚陽的位置,我做不到。
最起碼,殺死元殊途這等事,兩人都不敢!
就算是當真受到了極大地侮辱,抓住元殊途暴打一頓還敢設想一下。但說到真正殺死……
卻當真是萬萬不敢的。
但楚陽就敢!徵信
不僅敢,而且在殺了之后,還那么干凈利落的將所有后續事情都做了;收編了人,壯大了自己的實力,擺明車馬的和墨云天對著干。
且不管他之后的結局會如何,但最起碼,現在的徵信楚陽呈現出一種昂揚而上的鼎盛姿態。
這就已經是一份難徵信以抹滅的成就!
大家一路進門,這一次,可是又比上一次進來的時候要小心得多了。
先是檢驗了個人身份,然后才是逐一進入。
楚陽如今收羅了墨云天兩大宗門此行東皇天的全部精銳力量,實力之大,早已與之前不可同日而語,雖然綜合實力還遠遠不如在場的任何一家超級門派深厚底蘊,但輪到此刻的臺面實力、現實實力,卻已經凌駕在任何一宗一門在此地的實力之上;大家焉能還像上次那樣的隨隨便便?
“參加個拍賣會,居然還要接受如此盤問!真他娘的郁悶!”伍長休摸著光頭。一臉不滿,嘀嘀咕咕。
“盡量忍耐啊。”在他身邊的那人傳音說道:“現在楚陽這邊實力雄厚,而且還都是一群過了今天不知道有沒有明天的人。可說乃是一群最最標準的亡命之徒;若是被他們盯上了死磕起來,不管勝負結果都必然是憋屈之極的。”
“說的也是,郁悶就郁悶一點吧……”伍長休唉聲嘆氣,連連點頭:“這里就是一個亡命之徒大本營啊……”
楚陽這支隊伍真正最可怕的地方就在這里:我們連墨云天帝都得罪了,就再加上你們又能如何?光腳的從來都是不怕穿鞋的,你們敢惹我們,我們就敢動手宰你們。現在就是這樣,多宰一個是一個,宰一個夠本。宰兩個有賺,越多越有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