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老夫人淡淡道:“

徵信夫人淡淡道:“我先回答閣下第一個問題,那個畜生他現在姓什么都無所謂,但注定不會再姓厲,因為他縱然還能活下去,再活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但厲家祖宗也不會再承認他姓厲!他不配!其次,這里是厲家的地方,只要厲家還有一個人,一口氣,這點就永遠不會改變!”
陳劍龍聞言惱羞成怒,狠狠道徵信:“好好好!既然老夫人如此說法,那我就殺光姓厲的,再去搜尋財寶,老夫還真不相信,那些天材地寶竟然還能長了翅膀飛了!”
老夫人嘿嘿冷笑:“你本就沒打算放過我們,何必如此的惺惺作態?”
突然一聲大叫:“厲家男人都是英徵信雄,絕不屈膝人前,生死同歸!厲家的女人難道會貪生怕死么?”
“厲家男人英雄,女人同樣什么都不怕!”
仍是異口同聲的齊聲大吼。
老夫人將手一揮,制止眾人的怒吼,嘿嘿慘笑:“其實說那么些廢話做什么,事已至此還等什么?咱們的男人們都已徵信經死了,難道我們還要在這里躊躇,不去團聚嗎?”
一聲爆炸一般的嘶吼,突然間厲家的女人們瘋虎一般的沖了上來!
人人都持劍拿刀,又或是別的利器,所有人盡都是奮不顧身。
她們大都是實力低微,但這一次沖上來,所求卻非是殺敵,只為了被殺,盡快的被殺!
如此而已!
正如陳劍龍所說,厲家的女人們早已經有了失敗者的覺悟;但這種覺悟卻絕不可能是投降,而是死!
厲絕那小子卻還在玩命的逃,逃命仿佛已經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他與這幫或白發或紅顏的婦孺一比,這位厲家的大公子如同大糞一般可憎!不,大糞還有狗吃,他卻連狗都懶得理會。
此刻,之前留守的那十二萬名男子齊齊發出一聲悲鳴,同時沖了上來。
“殺!殺光!一個也不留!”陳劍龍兩眼通紅,仰頭大吼:“殺!斬盡殺絕!雞犬不留,血洗西北!”
“斬草除根,不留后患!”
數千高手也正面迎擊了過去,與面前的這些個厲家人相比,這些人就像是一群久經殺戮的正規軍,在面對一群嬰兒,幾近全無反抗能力的嬰兒揮動了最殘忍的屠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