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只要是翻過這近在咫尺的山頭,就已經超出了中都范圍!
既然如此,還等什么?
于是外圍的開始一批批的潰散。不徵信管是執法者還是中都武者,大家都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可惜抱著這樣想法的人無一例外的都是跑出沒有多遠,就被早在外圍守候的執法者高手不分敵我徵信,一律斬殺!
這些在外守候的人若是沖進戰場,絕對是一支出人意料的奇兵。甚至可以在極短時間里徹底鎖定戰局!
但這些人在殺完人之后,卻又靜悄悄的退了回去,對于戰場上其他一切,盡都不屑一顧一般……
當然,這等情況在城頭上的眾人是看不到的。一來距離太遠,二來漫徵信天大雨遮蔽視野,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不知不覺中,一個上午就這么過去了。
交戰雙方的人數變成了如今的徵信三四十萬。
蕭晨雨所率領的人馬已經被執法者方面的人手悉數圍攻,包圍在一個超巨大的包圍圈里,四周全是敵人,拼命搏殺已經成為了此刻唯一能做的動作!
執法者方面現存的人手還有二十余萬,而蕭晨雨這邊的人數已經不足十萬了。
勝負已定!
但雙方都沒有收手的意思,半點都沒有。
“四十萬對四十萬,公平決戰!”法尊的聲音夾雜著一種風輕云淡的淡然,還有一種淡淡的嘲諷。
這個聲音瞬間穿透漫天大雨,在上空飄揚回蕩,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這句話里面的嘲諷之意,就像是一把刀子,徑自插進了蕭晨雨的胸膛。
蕭晨雨對于此戰早存死志,本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四十萬人對四十萬人,自己這邊慘敗,人手銳滅,對方卻還保留將近一半的戰力,這個面子,蕭晨雨也丟不起。
一聽到法尊這句充滿十足羞辱意味的話,蕭晨雨突然渾身浴血的躍起在高空,拼命大叫道:“誰都不許撤退!誰都不許來援!”
“男兒一生,當如此戰!”
一道閃電猛然炸裂在半空,將蕭晨雨躍起的身子照得纖毫畢現。
只見此刻的蕭晨雨渾身浴血,連臉上也已經是血水橫流,身上傷痕累累,滴滴答答的往下落淌著鮮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