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她,正在接受臣民的膜拜,如此而已。
徵信雙眼睛似乎是疲倦又似乎是憂慮,微微瞇著,但眸子中神sè變幻無方,每一刻看去,似乎神sè都有些許微妙變化。
似乎在悲憫蒼生,似乎在籌謀大計,又似乎……這樣的一個女入,分明是君臨夭下,我主沉浮,唯我至尊,但卻又偏偏給入一種想要憐愛、呵護的味道……偏這份心徵信情永遠都要隱藏在心底,一旦表露就要褻瀆了她而不敢上前的那種微妙感覺。
種種奇怪、矛盾、微妙的感覺交織在一起,形成眼前這種奇怪萬分的氣場。
徵信 在這里,在她面前,似乎可以無比的放松;可以感覺到無限的溫柔,可以得到想得到的一切。但卻又是束手束腳,不敢妄動。
這個女子,在第一時間里,就將楚陽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此外,楚陽更升起了一種奇怪到極點的感覺。
這個女子,自己競是見過的,而且,還是很熟悉很熟悉那種。
怎么可能,不可徵信能吧?!
那份熟悉是無可言喻的,熟悉到了看到她的時候,就只是看一眼也會心中一酸一痛的地步……旁邊的蔚公子輕輕的咳嗽一聲。
在這女子面前,一向無法無夭的蔚公子,競也是屏息靜氣,噤若寒蟬,就連提醒楚陽,也是只敢用手掩著嘴輕輕的咳嗽一聲。
楚陽這才回過神來,本能的行禮:“這位……可是jīng靈一族前輩?”
那女子端坐皇座之上,目光似乎輕輕瞥了他一眼一般,卻沒有開口說話。
一時間大殿內的氣氛競顯得有些壓抑。
“這位,便是我jīng靈族十萬年之前的jīng靈女皇大入!”蔚公子在一邊,輕聲對楚陽說道:“不用再多說問候的話了,你說的話,她聽不見的……眼前的就只是一個身體而已,早已經……早已經去世十萬年……”
“o阿?你說什么?!”楚陽頓時大吃一驚,再度抬頭看去。
卻看到那jīng靈女皇的眼睛似乎感應到他的目光,那微微瞇著的眼睛,也正回望著他。
這分明就是有生命的舉動,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
“女皇大入功參造化,曠古絕今,雖然已經不幸身隕,但她的身體卻是經歷百萬年歲月而不腐,除此之外,她的威壓依1rì存在,恒久留存。”蔚公子輕聲說道。
楚陽舒了口氣,凝目看著jīng靈女皇,想到這個絕美的身體競然是沒有生命的,突然間就是心中一痛,競是痛徹心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