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等感覺到可以吸收的時候,只怕徵信已經功效大減!所以必須提前做好準備。這真是半點也是耽誤不得的。
一旦發現有那種趨勢,就要立即毫不遲疑的服用。或許發現的時候還存在將人撐爆的危險,徵信但等到入了嘴之后,就基本可以消化了。
顧獨行等一干人都在外面等著,如臨大敵的為他護法。
楚陽才剛剛出去,就已經大吼一聲:“談曇!舞前輩!樂兒!快過來!”
這當口,連傳音都省了,震撼就震撼一點,現在時徵信間最緊要,一刻也耽誤不得!
聽到楚陽聲音惶急萬分,談曇和舞絕城楚樂兒這三人幾乎就是下意識的動作,條件反shè一般飛身而來。砰地一聲進入房中。
“關門!”
一看十三個人一個不少,楚陽急促的說道:“現在來不及多解釋什么,記住,所有人都別妄動,徵信做好準備,張著嘴等著,不要懷疑,不要詢問,只要等著就好。”
眾人一陣愕然。
這是什么情況?都別動?還得張著嘴等著?
這話是啥意思啊?
紀墨還真有心想要問問到底什么情況,不意楚陽突然一閃,又不見了。
莫天機當機立斷,喝道:“大家有疑問等會再問,現在都張開嘴等著!”莫天機知道,楚陽既然這么說,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而且,楚陽的聲音的急促,以及來去匆匆的樣子,已經表明:這件事絕對的重大之極!所以,毫不遲疑的就做出了決定!
眾人眼睛同時往外一鼓,看著莫天機……老大發瘋,你這個智囊也跟著發瘋?
卻見莫天機已經率先張開了嘴,嚴峻的眼神一個個掃shè過去。
顧獨行嚴厲道:“還不張嘴,等什么?”跟著就張開了嘴巴。(未完待續。)

第七部 第九百七十四章 真正的奠基
刷的一聲,兄弟們都大大的張大了嘴。
莫輕舞、墨淚兒、楚樂兒三女自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還是聽話的張開了嘴,心中無限的疑竇。
紀墨和羅克敵見這情形有心想笑,卻又不敢造次,只能張著嘴,直憋得肚皮一鼓一鼓。

廣告

而第五輕柔徵信社還是老樣子,所有的出謀劃策都出自他這里,雖然每一天都很累,都累到了難以形容了,即便是以他的修為也幾乎是忙得到了每天晚上上床都感覺困難的地步,但第五輕柔卻很快樂!
他終于找到了最合適他自己的定位。
他也終于知道,自己與楚陽真是不同的。楚陽可以揮劍天下,也可以經略世間;給他一個皇座,徵信社他就能做皇帝,還能做好皇帝的職責;若給他一把劍,他同樣能屠盡天下!
但第五徵信社輕柔卻不行。
自己也能笑傲江湖,也能經略天下,勉強為皇也可,甚至揮劍殺人也行;但取決于第五輕柔的個xìng,始終不是那種能夠站在最巔峰的人。自己最合適的位置,其實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尤其如現在,整個九重天的第二徵信社號人物!
第五輕柔所有的抱負,所有的心智,所有的智謀,都可以全無制肘的盡情發揮!
更何況,還配備了一個那么好的助手……凌寒雪。
所以第五輕柔覺得自己這輩子今后基本上是再無yù無求了,當一個人沒有了更多的yù望,這個人的未來,就很樂觀了!
惟知足者可長樂,由古至今,乃至今后、未來,此理真實不虛!
楚陽現在每一天都在與鐵補天拉鋸之中度過滴。自從那一夜之后,鐵補天發了好大的脾氣。第一次到公婆家里住,結果就是一夜沒睡,折騰了整整一夜,也是,貌似某閻王好久好久沒那啥,如今總算逮到機會,如何不可勁折騰……
“你說,你讓我以后還怎么見人!你說!”鐵補天怒不可遏,帝王霸氣盡顯無余。
楚陽嬉皮笑臉:“陛下容稟,其實……這也沒什么……人倫之yù也,實在是沒什么大不了的,陛下非人乎,微臣非人乎,既然為人,豈能無yù之,久別重逢,縱情一夕之歡娛,才為至理!”
“胡說!胡說八道!”鐵補天又羞又急,無地自容。
鐵補天嘴上痛斥,心下卻在有意無意之間回想起昨天晚上縱情一夕之歡娛,某貨野獸一般的盡情瘋狂,自己在激情之下動靜貌似也蠻大的,什么也做了……這個就真正有些無地自容了……
眼看鐵補天是真的急了,楚陽是什么人,自有手段,故作神秘兮兮的道:“嗯,我忘了稟告陛下了,貌似昨晚上微臣已用自身神念將這個房間全數屏蔽了,所以……陛下大可放心,別人是什么都聽不到的。”
鐵補天聞言終于放心,隨即又是惱羞成怒:合著你剛才就是逗我玩兒的?瞬時嬌嗔再見。

而且這個空間還在不斷縮小。
緩慢復雜而且徵信枯燥的過程在一遍一遍的重復……
楚陽的不完全版九重丹已經耗費了第三顆。
兩人腳下的枯地慢慢的縮小,周圍的大樹早已經變成了一整棵,內里甚至還在緩慢的往中間擠壓。
整片一百三十丈方圓的范圍,變成了徵信一整棵中空的巨樹。而且,這從外面是絕對看不出來的,因為上方足足數十萬數百萬的枝葉都纏繞在一起,密密麻麻到了令人頭皮發麻的地步。
這中空的空間里,生命氣息濃郁得幾乎徵信讓人有一種感覺:呼吸一口就能夠長生不老!
這里面,只有兩個人,就只有兩個人。
地面上,那一片曾經貌似永久枯死的土地,此刻已經變得滋潤,已經變得綠意盎然。周圍已經完全的被茂密的草叢掩蓋。
徵信 至此,兩人都能夠判斷得出來,這一片土地,已經‘復活,了。
但仍舊還剩下了大約只有茶杯口那么大的一個小小的干涸空間。
“呼~NPC.~”蔚公子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終于道:“差不多可以了。”
此刻的楚陽站在已經漫過自己去的茂密草叢中,樣子很有幾分狼狽,鼻孔里還鉆進去了好幾棵嫩綠的青草,某閻王急忙將鼻孔里的青草揪了出來,贊嘆道:“精靈一族的特殊能力,當真是逆天啊。這等手段委實非人力能為。”
蔚公子苦笑一聲:“確實非‘人,力能為,因為這手段卻是精靈一族的生命本源之氣催動的。”
楚陽哈哈一笑,道:“現在要怎么辦?”
“很簡單,只需要將生命之泉往這里灌下去就可以了。”蔚公子說道:“休要看這里沒有防護但生命之泉的生命力絕對不會有任何外傳,還有,剛才我已經用精靈之力構筑了傳輸渠道,從這里下去,不會有任何緩沖,就能到生命之泉的泉眼,只要有足夠的生命之泉……,楚陽如果覺得事不可為,不必勉強,生命之泉對于你們今后意義重人……”
“我省得。”楚陽嗯了一聲,向前跨了兩步來到這茶杯口大小的入口上方“嘿,的一聲,手一伸,蹲了個馬步。
“停!你這家伙給我打住!”蔚公子滿臉黑線,怒道:“這是灌溉生命之泉,拜托你不要擺出來這么臭烘烘的姿勢活像是要方便一樣。

老者嘴歪眼斜的跟在雪淚寒身后,臉上一片被嚇死的僵尸的表情。
已經被震驚的無法言喻了。
聽主上的意思,居然是很顧忌、非常顧忌徵信……下面這個名字叫做楚陽的……小小螻蟻?
這這這……
老夫莫非是在做夢?
一臉呆滯的跟著雪淚寒,慢慢地消失在徵信遠方……
敵人已經退走,但楚陽依然在痛苦之中,依然在識海之中與假想敵奮力搏殺!
“我不放棄!我怎么會徵信放棄!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
楚陽厲吼一聲:“哪怕一項!”
但在他的識海之中,這些神識已經慢慢地形成規模,慢慢的開始有了秩序;就像是一盤散沙的烏合之眾,慢慢的開始有了組織,慢慢的開始形成強大的戰斗力。
而這種戰斗力,將是迥異于任何人……

第八百八十四章 大勝!
絕地反撲、大獲全勝的楚閻王,在迷亂中徵信,對自己的勝利卻是一無所知,更加不知道自己在這次“游戲”中獲得了什么樣的好處,他現在唯一的感覺就只有痛苦!
真的只有痛苦,之前天魔加諸在他身上的難耐痛楚,并未真正消除,只是之前強行忍耐,如今天魔退避,壓力不是那么大了,頑抗之心自然消去,痛楚感覺隨之復發,或者說復發并不正確,先前不過是強行忍耐,現在強梁終去,精神一歇,再也無法抑制。
還有識海空前鼓脹,而他識海內的能量,卻是一直有條不紊的按照一定的規律,或者剛才剛從天魔哪里‘學,來的攻擊方式在列隊,在自動整理,在排列尊組合,jī蕩不休,沖擊不已……,
眾兄弟關切的圍攏上來,看著陷入迷亂之中、滿臉盡是痛楚之色的楚陽:所有人盡都是焦急之極,但卻都知道現在決不能打攪他。而且天魔已經被楚陽擊敗,還是大敗而逃,心下雖是擔心不已,卻也略略有了放心。
畢竟剛才天魔慘敗退走,聲責著實不小。
楚陽以弱克強,估計也是使用了某種神秘禁招,現在被自己的禁招反噬什么的,后患可能不小,所以才痛苦如斯,但只要人還在,就算有后患也不要緊,有九重丹還怕什么后患,九劫劍主從來就是創造奇跡的特殊存在,楚陽尤其如是。
卻沒人能想到,魔要噬人,人也可吞魔,楚陽此刻痛苦萬狀,實則卻是利益大把,大賺特賺。

而是錢!
能夠保證你吃飽飯、有地休息睡覺的錢!
沒有錢,真真是寸步難行!
而最最讓人無語的是,這里的錢,其實徵信社就只是一枚枚最最普通的紫銅融造出來的物事,除了其代表的購買能力之外。其他的任何作用都沒有……
楚陽心中嘆氣,本打算自己上來之后,立即將鐵補天她們從徵信社九劫空間放出來,現在看這樣子,自己混得跟叫花子似的,養活自己都沒轍,要真是再加上她們……
救命啊!——這三個字正是楚陽此刻心底最真摯的心徵信社聲!
所以……還是等等吧。
男人的尊嚴,實在是丟不起……
“對對。趕緊賺錢是正經,賺了錢我就去找曹月關討論算術的課題……”貓老徵信社師也發現了。沒有什么都行。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行!在這當口,錢。就是萬能的!
“那位曹家公子?就是那位發明算學的天才?”楚陽很感興趣。
“可不是。”貓膩膩臉上有鄭重,道:“這位曹月關先生可真是了不起啊!雖然從未見面,但卻早已聞名,神交久矣。聽說這位曹公子品行高潔,生平尤愛菊花,認為菊花才是天下間第一花,所以自稱‘菊花關’。端的是威震天下!”
“菊花關……”楚陽喃喃自語,道:“的確是高雅啊……你的意思是,你要過去這菊花關?達到學術的縱深處?”
貓膩膩認真地點頭,一臉的向往,喃喃道:“菊花關啊菊花關,我已經想了他很久……我也要看看,什么樣的菊花,能夠讓曹月關如此癡迷……若是可能,我也弄上幾朵……”
“祝你順利。”楚陽善禱善頌。
兩人又轉了大半天,還是沒發現有什么能賺到錢的路子——除了攔路搶劫!
至于楚陽的醫術……雖然有了身份證,卻還是沒有資格無法行醫。若真是是靠這個,一直等到辦下證來,這兩人恐怕早已餓死街頭了。
再說了……辦證也是需要錢的!
而且那種專業資格證明需要花得錢更多,一句話,就是海了去了……
兩人面面相覷,無計可施。
良心喪于困地,萬般無奈的楚陽打算要去蒙面搶劫,貓老師死活不允許:“本貓之前跟著你吃了一頓霸王餐,已經覺得良心有愧……你要是再去搶劫,我就大義滅親!你道我敢是不敢!”
看著正氣凜然的貓老師,楚陽惟有仰天長嘆。

徵信老的是一個看起來

老的是一個看起來很有幾分徵信瀟灑出塵味道的老文士,就是老文士,看其走在路上一搖三擺的樣子,肯定就是個飽讀詩書,酸酸到骨的入。至于小的那個卻是一名明珠美玉一般的絕sè少女,一路走來,回頭率百分之三千。
“這此夭鼎大會想必會很熱鬧……不過法尊必然另有算計,他這個入野心大得很。”
“是呀師父。”
“我想,這次夭鼎盛會提前必然是法尊與夭魔搞得鬼,內中只怕大有玄機…徵信…”
“是呀師父。”
“老夫對那撈什子大會很有點興趣。”
“真的呀師父。”
“看這樣子,這次的規模肯定要比往年盛大的多,只是怎么會有這么多入徵信,貌似也太多了一點,怕另有變故吧。”
“是呀師父……可是咱們快些走行不行?”
“不行,老夫討厭看到你大哥,能晚見一會是一會,晚見片刻就片刻,總之徵信,就是晚見好過早見,要是能不見才是最理想的。”
“師傅你咋這樣呢了?我大哥咋了?我大哥可比師傅你英俊的多了,有膽有識,俠骨柔腸、劍膽琴心,仁入志士……”
“咳咳,打住……那邊又有不開眼的來了……徒兒,你練練手,練練毒,那才是正經。”
“真沒勁,都沒什么高手,算什么練手,浪費入家的好藥……”
正說著,那邊已經有入腰挎佩劍,雄赳赳氣昂昂的過來,一臉的風流自賞:“這位小娘子……在下有禮了……”
這當然是某個不開眼想要泡妞的二貨,看到一老一少就這么在路上行走著,老的弱不禁風,小的如弱柳扶風,怎么看也沒有多少武力o阿……自己今夭真是祖墳上冒了青煙了,居然這么好運遇到了這么一個角sè的小美入兒,還沒入保護,看那一路風塵仆仆的款,居然沒被入早劫,實在太幸運了……要說這入觀察力真是不錯,連二入長途跋涉,一路走來都觀察出來了,卻沒有想深一層,如斯美入,遠道而來,怎么可能沒入打主意,如果能動得了,又怎么會輪到他呢!
這家伙想必更沒有想到的事,今夭絕不是祖墳上冒青煙,貌似是祖墳上冒了黑煙,希望他已有子嗣或者還有叔伯兄弟不至于斷了一家的香煙前程,因為他泡妞居然泡到了夭毒大小姐頭上,還好得了嗎?!
“你這家伙給我利利索索的滾!趕緊滾蛋,有多遠滾多遠!本小姐不想跟你浪費時間!”急切的要見到自己大哥的楚樂兒要求師父加快速度卻不被準許,自然是憋了一肚子火氣,見到這家伙居然前來調戲自己,更加氣不打一處來,不過楚樂兒非是嗜殺之入,只是出言申斥。

徵信老夫人淡淡道:“

徵信夫人淡淡道:“我先回答閣下第一個問題,那個畜生他現在姓什么都無所謂,但注定不會再姓厲,因為他縱然還能活下去,再活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但厲家祖宗也不會再承認他姓厲!他不配!其次,這里是厲家的地方,只要厲家還有一個人,一口氣,這點就永遠不會改變!”
陳劍龍聞言惱羞成怒,狠狠道徵信:“好好好!既然老夫人如此說法,那我就殺光姓厲的,再去搜尋財寶,老夫還真不相信,那些天材地寶竟然還能長了翅膀飛了!”
老夫人嘿嘿冷笑:“你本就沒打算放過我們,何必如此的惺惺作態?”
突然一聲大叫:“厲家男人都是英徵信雄,絕不屈膝人前,生死同歸!厲家的女人難道會貪生怕死么?”
“厲家男人英雄,女人同樣什么都不怕!”
仍是異口同聲的齊聲大吼。
老夫人將手一揮,制止眾人的怒吼,嘿嘿慘笑:“其實說那么些廢話做什么,事已至此還等什么?咱們的男人們都已徵信經死了,難道我們還要在這里躊躇,不去團聚嗎?”
一聲爆炸一般的嘶吼,突然間厲家的女人們瘋虎一般的沖了上來!
人人都持劍拿刀,又或是別的利器,所有人盡都是奮不顧身。
她們大都是實力低微,但這一次沖上來,所求卻非是殺敵,只為了被殺,盡快的被殺!
如此而已!
正如陳劍龍所說,厲家的女人們早已經有了失敗者的覺悟;但這種覺悟卻絕不可能是投降,而是死!
厲絕那小子卻還在玩命的逃,逃命仿佛已經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他與這幫或白發或紅顏的婦孺一比,這位厲家的大公子如同大糞一般可憎!不,大糞還有狗吃,他卻連狗都懶得理會。
此刻,之前留守的那十二萬名男子齊齊發出一聲悲鳴,同時沖了上來。
“殺!殺光!一個也不留!”陳劍龍兩眼通紅,仰頭大吼:“殺!斬盡殺絕!雞犬不留,血洗西北!”
“斬草除根,不留后患!”
數千高手也正面迎擊了過去,與面前的這些個厲家人相比,這些人就像是一群久經殺戮的正規軍,在面對一群嬰兒,幾近全無反抗能力的嬰兒揮動了最殘忍的屠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