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一次關注,卻是有些別徵信社的意味,又或者可以說,是真正意義上的轟動,事實上的轟動。
而在一些普通人或者普通的武者心里,這次事件的制造者,傳說中的楚神醫是值得同情的。他的行為更為這些人所認同,他做了許多想做卻沒有能力又或者是沒有膽量做的事情!
多少年來,三大家族在紫霞城橫行霸道,何曾有人敢吭聲徵信社?如今,這個人幫大家出了一口惡氣,更鏟除了一大禍害。
大家的心里自然是向著楚陽的;但卻無徵信社力能夠幫到他。只能是滿懷惋惜與憐憫的注視著事態的后續發展。
楚陽休息一會,就來到了言如山的房中。言如山這會的氣sè已經好了很多,見到楚陽進來,躺在床上的他雖沒起身,卻還是點點頭笑笑以做示意。
“這會感覺怎么樣?估計還得幾天可以復原?”楚陽問道。
這話本該是作為醫者的楚陽來回答,但此刻。卻變成了由他發問。
徵信社已經沒什么大礙了。”言如山微笑:“我估計再有不超過十天的時間,也就大致恢復了。這樣的傷,只要能治,恢復的就會很快。”
言古山的回話也很古怪,儼如醫者,如果去到回話的“我”字,絕對是很標準的醫者診斷預判的答案。
一問一答,翻了個兒。
“那就好。”楚陽笑了笑。
“對于外面的事,你就……一點都不擔心?”言如山用一種很有趣的眼光望著楚陽。
“你不是也不擔心?你都不擔心了。我還擔心什么!”楚陽笑了。
楚陽的回話看似顛三倒四,實則含義不俗,楚陽若是倒霉了,留在這里治病的言如山豈能幸免?而言如山之所以不擔心,自然是對楚陽有信心。連外人都對自己有信心,自己怎么可能對自己沒有信心?!
言如山哈哈一笑。道:“你帶回來的那個王刀,很有點意思。”
楚陽霍然抬頭:“哦?”
言如山的話真的有些出乎楚陽的意料,因為楚陽還真就沒發現王刀有那方面特殊的學武天賦,之所以肯帶王刀回來,大抵還是感覺王刀的遭遇實在可憐。
尤其現在李家怒火滿盈,自己固然是頭號仇人。但王刀這個事件引發者想必也早已列入了必殺名冊之中,一時間動了惻隱之心,收留了這個人,卻實實在在沒感覺那家伙到底哪里有意思。

而隨之而出的龍鳳之力,居然同樣可以將天魔氣化解,甚至是直接消除于無形!每徵信一個人的力量,居然都可以對天魔造成傷害!
這實在是讓這位天魔怪人太想不到了!天下間居然有這等事?向來縱橫天地難逢敵手的天魔神功,居然在這等低級位面連徵信續遭遇克星?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第八百七十七章 初戰天魔【三】
天魔一不小心,居然已經受傷。
天魔怪人小覷之心頓時盡斂。
魔氣與涅盤之徵信火一旦接觸,啪啪啪啵啵呃…,“一陣奇怪的聲音在空中接連響起,其中一小部分即時化作青煙,黑手也一陣扭曲,隨即消失,竟是被燒得干干凈凈。
天魔怪人一聲大吼,充滿了心痛和惱怒:“可惡的鳳凰,可惡的涅盤之火!”徵信心隨念動,又是一只大手出來,這只大手更顯凝實,一把悍然抓下。
天魔怪人表面依然從容自信,但心中已經在暗暗叫苦:“也不知道到底從哪里冒出來的這么多這么奇怪的魂淡……單憑修為倒也不咋地,但,每一個的攻擊方式,都是如此的怪異而出乎預料,都不要命了嗎……。”
天魔之氣不怕任何刀槍兵器,但對與涅盤之火,效果卻是不大:而且,還隱隱的被涅盤之火克制!
但芮不通始終修為冉淺,彼此僵持片刻之后,魔氣持續奔涌翻卷,已經將涅盤之火包圍。
水固然可以滅火,但火旺卻可沸水,強大到一定程度魔氣,涅盤之火竟反被壓制。
“嗷嗚……”羅克敵縱身而起,奮不顧身的自涅盤之火之中沖了進去,一劍青光閃動,如閃電猛然橫空,在黑霧中左沖右突,大叫一聲:“你羅二爺有劍!”
“狗大姨!”紀墨也從另一方向猛地突出,狂喝一聲:“什么鳥怪物,看紀二爺來教訓你!”
終于有人說句話了,他么的居然還是罵人!
“我日!還有倆……,拼了……。”幾已無余力的天魔怪人心中悲催,勉力催功,魔氣再次全力涌動,又是兩只黑色大手凌空而出對上紀墨與羅克敵的長劍。
所有這些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生,相差也不過須臾;天魔怪人已經先后催化出九只黑手,火拼了九波攻擊!
竟然是絲毫不差!
“九心斷魔魂!”莫天機目光一閃突然將手一揚,九枚銅錢呼嘯著沖上半空,就像是九個小太陽,發出呼呼的風聲,聲勢駭人。

而這樣做所付出的代價卻是極為慘烈的,他的身上幾乎是在眨眼功夫之間,就已經是血肉淋漓,體無完膚,外傷如此沉重,內傷可想而知,要知道來自四面八方的徵信攻擊,多數以掌氣拳勁為主。
但他仍1rì頑強的往上沖,此刻的上升速度已經達到了極點。
這里,距離雪層上方還有三十丈的空間!
厲無波面容凄厲,在這一刻,爆發出最后的余力,迅猛的徵信向上沖,這一沖,幾乎集中了他所有的力量。
他的整個身體有如炮彈一般地往上飛起;橫刺里一把刀閃電般飛襲而來,目標本來是他的脖子,但厲徵信無波上半身已經在間不容發的瞬間生生沖了過去;在那一瞬間,厲無波只感覺到兩腿膝蓋一涼,身子莫名一輕,半個身子終于成功沖出了雪層!
厲無波的兩條腿鮮血瀑布一般狂沖出來看,看上去就仿佛是以鮮血作為沖力,將他頂上去的一般徵信
才剛剛呼吸到外面的空氣,厲無波已經迫不及待的仰夭大吼:“下面埋伏破了!我方慘敗!下面埋伏破了……”
不得不如此,因為厲無波不確定自己還可以活多久,或者下一瞬,自己已經魂走九泉了!
可是,消息一定要送出去,一定要送出去!要在第一時間送出去!
寂靜的雪原上,他的這聲怒吼遠遠地傳了出去,聲震四野。
四周雪層噗噗噗的裂開,幾位聯軍方面的至尊也紛紛跳了出來,刀劍齊出,雪片一般向著他身上狂劈而下,招招絕殺,刃刃奪命。
厲無波全然不閃不避,并非是因為雙腿已殘,也非是無力掙扎,而是唯恐自己一旦抵抗、閃避會將自己殘余氣力耗去;萬一家里聽不到才是真正的禍害。
此時此刻,只要家里聽到了,自己的這條殘命又算什么?!
就在充滿絕望殺戮的刀林劍雨之中,血光飛濺,厲無波仰夭悲鳴,吼出此生最后的一句話:“下面的埋伏破了!莫夭機!莫夭機!你聽到了沒有?老祖宗……”
可惜話還未完,余音猶在回答,在一連串噗噗噗的聲響中,厲無波的身子化作了一堆碎肉,一位聯軍至尊恨極,飛起一腳,將他唯一完好的腦袋踢凌空飛了出去,落在數百丈之外……厲無波一生yīn謀詭計,一生無恥卑鄙道貌岸然,但最后的時刻,卻是……一個入的一生功過是非;如何才能評說?
當真是無論如何,都無法蓋棺定論的!
……楚陽等入此刻也已經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埋伏地點。

而她,正在接受臣民的膜拜,如此而已。
徵信雙眼睛似乎是疲倦又似乎是憂慮,微微瞇著,但眸子中神sè變幻無方,每一刻看去,似乎神sè都有些許微妙變化。
似乎在悲憫蒼生,似乎在籌謀大計,又似乎……這樣的一個女入,分明是君臨夭下,我主沉浮,唯我至尊,但卻又偏偏給入一種想要憐愛、呵護的味道……偏這份心徵信情永遠都要隱藏在心底,一旦表露就要褻瀆了她而不敢上前的那種微妙感覺。
種種奇怪、矛盾、微妙的感覺交織在一起,形成眼前這種奇怪萬分的氣場。
徵信 在這里,在她面前,似乎可以無比的放松;可以感覺到無限的溫柔,可以得到想得到的一切。但卻又是束手束腳,不敢妄動。
這個女子,在第一時間里,就將楚陽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此外,楚陽更升起了一種奇怪到極點的感覺。
這個女子,自己競是見過的,而且,還是很熟悉很熟悉那種。
怎么可能,不可徵信能吧?!
那份熟悉是無可言喻的,熟悉到了看到她的時候,就只是看一眼也會心中一酸一痛的地步……旁邊的蔚公子輕輕的咳嗽一聲。
在這女子面前,一向無法無夭的蔚公子,競也是屏息靜氣,噤若寒蟬,就連提醒楚陽,也是只敢用手掩著嘴輕輕的咳嗽一聲。
楚陽這才回過神來,本能的行禮:“這位……可是jīng靈一族前輩?”
那女子端坐皇座之上,目光似乎輕輕瞥了他一眼一般,卻沒有開口說話。
一時間大殿內的氣氛競顯得有些壓抑。
“這位,便是我jīng靈族十萬年之前的jīng靈女皇大入!”蔚公子在一邊,輕聲對楚陽說道:“不用再多說問候的話了,你說的話,她聽不見的……眼前的就只是一個身體而已,早已經……早已經去世十萬年……”
“o阿?你說什么?!”楚陽頓時大吃一驚,再度抬頭看去。
卻看到那jīng靈女皇的眼睛似乎感應到他的目光,那微微瞇著的眼睛,也正回望著他。
這分明就是有生命的舉動,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只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
“女皇大入功參造化,曠古絕今,雖然已經不幸身隕,但她的身體卻是經歷百萬年歲月而不腐,除此之外,她的威壓依1rì存在,恒久留存。”蔚公子輕聲說道。
楚陽舒了口氣,凝目看著jīng靈女皇,想到這個絕美的身體競然是沒有生命的,突然間就是心中一痛,競是痛徹心扉。

而只要是翻過這近在咫尺的山頭,就已經超出了中都范圍!
既然如此,還等什么?
于是外圍的開始一批批的潰散。不徵信管是執法者還是中都武者,大家都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可惜抱著這樣想法的人無一例外的都是跑出沒有多遠,就被早在外圍守候的執法者高手不分敵我徵信,一律斬殺!
這些在外守候的人若是沖進戰場,絕對是一支出人意料的奇兵。甚至可以在極短時間里徹底鎖定戰局!
但這些人在殺完人之后,卻又靜悄悄的退了回去,對于戰場上其他一切,盡都不屑一顧一般……
當然,這等情況在城頭上的眾人是看不到的。一來距離太遠,二來漫徵信天大雨遮蔽視野,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不知不覺中,一個上午就這么過去了。
交戰雙方的人數變成了如今的徵信三四十萬。
蕭晨雨所率領的人馬已經被執法者方面的人手悉數圍攻,包圍在一個超巨大的包圍圈里,四周全是敵人,拼命搏殺已經成為了此刻唯一能做的動作!
執法者方面現存的人手還有二十余萬,而蕭晨雨這邊的人數已經不足十萬了。
勝負已定!
但雙方都沒有收手的意思,半點都沒有。
“四十萬對四十萬,公平決戰!”法尊的聲音夾雜著一種風輕云淡的淡然,還有一種淡淡的嘲諷。
這個聲音瞬間穿透漫天大雨,在上空飄揚回蕩,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這句話里面的嘲諷之意,就像是一把刀子,徑自插進了蕭晨雨的胸膛。
蕭晨雨對于此戰早存死志,本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四十萬人對四十萬人,自己這邊慘敗,人手銳滅,對方卻還保留將近一半的戰力,這個面子,蕭晨雨也丟不起。
一聽到法尊這句充滿十足羞辱意味的話,蕭晨雨突然渾身浴血的躍起在高空,拼命大叫道:“誰都不許撤退!誰都不許來援!”
“男兒一生,當如此戰!”
一道閃電猛然炸裂在半空,將蕭晨雨躍起的身子照得纖毫畢現。
只見此刻的蕭晨雨渾身浴血,連臉上也已經是血水橫流,身上傷痕累累,滴滴答答的往下落淌著鮮血。

而言如山也當然不會知道,制造自己重傷垂死的罪魁禍首,就是現在自己面前,正在接受自己千恩萬謝的神醫……
言如山自己知道自家事。
雖然是執法誓約司;徵信社但自己的仇家也絕對不能算少,現在自己受傷的消息暫時還沒傳出去。可保一徵信社時安穩。但只要傳出去了,動輒將有莫大風波,說不定,這片紫霞城都能被人完全毀滅。
更不要說曾經給自己治療的楚陽。
“我答應你。”言如山說這四個字的時候,惜字如金,一字一頓。
徵信社誓約司第一大將,比任何人都要更加知道誓約承諾的金貴!
這四個字。就是承諾為楚陽保守這個秘密了。
也同時代表著,就算是面對著東皇陛下,也不會泄露楚陽的秘密。雖然楚陽沒有這么要求,但言如山自己就認為:保守秘密就是讓秘密永久的死在自己一個人心里!無論面對任何人,也不能例外!
楚陽查看了一下言如山的身體,感覺生命力還是過于匱乏。
徵信社
這其實是應有之意。不是九重丹又或者是天圣針法的療效不好,若是不好也無能救回他的命,卻是治療量不足,這卻是質與量的區別。
九重丹、天圣針法治療層次足夠高,但治療量相對不夠,言如山修為驚人,受了如此重傷仍然能強撐著不死,卻也因為修為過高。導致需要的元氣恢復量高得離譜。以至于楚陽連出兩**寶,也只能稍稍恢復而已!
而這個結果。導致了過度貧乏的生命力根本不能支撐言如山的自然恢復,若是如此下去,生命力還會存在枯竭的可能xìng。
有鑒定此,楚陽沉吟一下,索xìng好人做到底,倒出來三滴的生命之泉,讓言如山服下去。
言如山嘴唇一接到生命之泉,突然間猛地坐了起來。
這么嚴重的傷,就這么詐尸一般的坐了起來!
“生命之泉!?竟是生命之泉?”言如山的眼睛如銅鈴。
“閉嘴!”楚陽毫不給面子的呵斥。
“呃……”言如山“噗”的躺倒下去。
此刻心中的震撼,真正是無與倫比。
如此偏僻的地方,竟然有這樣高明的醫者,而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年輕人手里竟然有這么多的好東西。難怪他當rì與旁邊這個胖嘟嘟的家伙打賭時候說出的賭注這么龐大!
原來是有恃無恐嗎?
他的手里,不僅有能夠快速恢復元力的神藥;雖然這種藥并不能夠讓自己那么明顯的恢復,但能夠讓自己有感覺……已經是很了不起!
而且還有價值近乎無法估量的紫晶魂針!
甚至還有生命之泉!那可是jīng靈族的鎮族之寶,已經在九重天闕絕跡了幾十萬年的好東西啊!
我的天哪……
這一刻,誓約司第一大將真心被楚陽的大手筆給震撼了。

而到目前位置,死者修為最低的止步于皇級修為……因為,在這段徵信時間、區域之中,王級武者數量更多,卻沒有受到絲毫傷害。”
“還有一點,所有的死者死狀雷同,盡都是瞳孔散盡,旁邊沒有任何逸散的jīng神能量……所以,我可以斷定,他們之所以殺人,目的是要奪取這些人的靈魂力量,如此肆無忌憚、如此大數量的殺人,說明他們需要的靈魂力量非常的多。”
夜沉沉凝重的說道:“現在徵信,他們積極組織的天鼎盛會顯然還打算要如期舉行,這也就是徵信說……他們需要更多的靈魂力量!他們到底需要多少靈魂力量才夠?還要殺多少人?”
……
所有人全部都是臉sè大變。
靈魂力量,在一般人聽來,或者神秘莫測,不明所以;但高層武者卻都知道,靈魂力量,確實存在的。
不管是普通人,又或者是武者,在深思之后,不管是神魂俱滅,還是正常死去;都會有靈魂力量在尸體周圍縈繞,持續一段時間,久久不徵信散。
這些力量就一般意義是完全看不見摸不著,屬于靈異一類的東西,但卻真實存在。
比方說,一個地方剛剛死了人;在某一段時間里,就算是完全不知情的人從這里走過,也會有一種‘yīn森森’的感覺。
一般人視為:直覺。
但其實不是。
這,其實就是靈魂的力量在發揮作用,不管那個世界,一概如此。
但是,據夜沉沉如此說,現在事情可就大條了。(個人觀點,不對勿噴。)
被天魔或者法尊殺死的人……尸身周遭居然沒有了任何靈魂的力量波動。
這就說明了……靈魂力量已經被他們吞噬!
唯有完整的吞噬,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因為就算是毀滅崩散……也會有點滴殘留,不至于完全消失。
“咳咳咳……”石家石咆哮艱難的咳嗽一聲,嘶啞說道:“不錯,當初天魔屠我家族……老夫當初也曾感覺哪里不對勁,現在才明白,當時被殺的人,全部都失去了靈魂力量,可惡,那個該死的魔物,竟讓老夫滿門盡都……”
他說著,突然大口大口的喘了兩口氣,眼圈微微一紅,猛地咬住牙閉住了嘴。
萬年基業,所有親人,一夜之間,盡數殞命,而且還是死得不能再死,神魂湮滅,萬劫不復。